We found 41 result for tag: 专访


专访JICA“中国人工林木材研究”项目首席顾问志水一允博士

Apr 28 2011

嘉宾简介:志水一允,JICA“中国人工林木材研究”项目首席顾问。生于1940年,1963年获北海道大学农学部农学士,1973 年获北海道大学农学博士。1963年4月,农林技官 林业试验场林产化学部木材化学科木材化学研究室研究员;1973年9月,瑞典查尔马尔斯工科大学留学;1974年4月,林业试验场林产化学部林产化学第2 科微生物化学研究室研究员;1981年3月,林业试验场林产化学部林产化学第2科微生物化学研究长;1987年4月,林业试验场林产化学部林产化学第2 科长;1988年10月,森林综合研究所研究管理官;1993年4月,林野厅指挥部研究普及科首席研究企画官;1993年3月,森林综合研究所木材化工部长;2000年3月,退休;2000年4月,财团法人 林业科学技术振兴所筑波支所主任研究官。主要从事木材化学、位生物化学的研究,其中包括本纤维素化学,纤维素、半纤维素分解酶,木材酶加水分解,木材成分的利用等。 专访时间:2002年9月18日 专访地点: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工业研究所JICA办公室 专访记者:佟永萍(志愿者) 特别感谢: JICA中方工作人员闫昊鹏 文字整理: 1. 请您为大家介绍一下JICA的概况,以及JICA在中国的一些活动。   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 = JICA)成立于1974年8月1日,是直属日本外务省的政府机构。它是以无偿协助发展中国家开发经济及提高社会福利而实施国际合作的,“造就人才、建设国家、促进交流”为该机构的宗旨。JICA的合作方式分为以下几种:接受进修生、派遣日本专家、提供器材、专项方式技术合作、开发调查、青年海外协力队、二十一世纪友谊计划、国际紧急援助队。   JICA中国事务所成立于1982年,是JICA在世界54个国家设置的事务所中较大的一个。目前,在中国实施的合作领域包括环境保护、农林水产业、医疗保健、教育、工矿业、能源、运输、交通、通讯等多方面并以培养人才和支援中国的国家开发建设为事业的中心。   JICA项目是日本政府接受中国政府的申请,并作出实施决定后开始进行的。合作对象及合作内容是通过与中国政府的协议后决定的。中国政府的窗口机关有国家科学技术部国际合作司(进修生、日本专家、提供器材、专项方式技术合作、开发调查、青年海外协力队等)、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国际经贸关系司(无偿资金援助)、中国外交部亚洲司、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国际部和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二十一世纪友谊计划)、民政部(国际紧急援助队)等。   目前,JICA在中国实施的重点合作援助领域在《第二次中国国别援助研讨会报告书》中总结如下:a. 解除地区间的贫困差异;b. 环境保护;c. 农业开发与粮食供给;d. 制度化的市场经济构造的四个重点领域。关于植树造林、森林保护的推进及生态体系的保护的项目如下:   宁夏森林保护研究计划、湖北省林木育种计划、四川省示范林营造计划 、人工林木材研究<北京市>、黄土高原治山技术培训计划<北京市、山西省>、四川省安宁河流域造林计划调查、利用草炭的荒漠地绿化研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个别专家)、自然保护区的设计及管理技术<黑龙江省>(个别专家)、草原与绿州的沙漠化防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个别专家)、治山技术培训(现地国内进修)、黄河中上游流域防护林造成计划<宁夏回族自治区>。(资料来源:JICA FAQ,中国项目JICA事业的概要) 2. 请您就这次JICA“中国人工林木材研究”项目的进展做一个评价,您认为以后的工作应该怎么样开展?   志水先生认为,中日合作的“中国人工林木材研究”项目进展的很顺利。在项目开展的过程中,日本专家尽可能将各种技术传授给木工所的技术人员,当然也会选派一些中国的研究人员到日本去研修,学习更多的先进技术。中日研究人员的对口交流,很好得促进了项目的发展。 3. 可否请您发表一下对今后中国人工林木材研究的看法?   志水先生笑着说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很多国家都限制天然林的砍伐,这就要大量利用人工林。但是由于人工林的材质不好,所以改良人工林木材材性应该后主要的研究工作之一。在日本有一种叫做柳杉的木材,材质比较差,那么在日本就会有关于柳杉改良方法的各种研究。另外,在中国室内装饰材对木材的用量比较大,对木材的材色以及纹理要求高;在日本结构材对木材的需求量大,因此木材的强度是一个很重要的物理指标,研究很具有针对性。 4. 在日本多用什么木材作为装饰材料?日本的木材利用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在日本多数采用天然林中的阔叶林作为装饰材料,因为阔叶材比针叶材的年轮宽,所以这些木材的纹理很好看,例如橡木、桦木、柏木等。人工林的木材看上去则不漂亮,必须通过加工实现纹理、外形的改变。在日本一根普通的木质柱子只能卖一万日元,而一根经过加工呈现出不规则花纹的木质柱子可以卖到五百万日元,因此加工方法显得很重要。有的木材是在树木的生长过程中,利用圆棒捆绑的方法,使得树木成材后表面不规则;还有一些木材则是经过高频软化,再用水流加压从而形成不同的轮廓。在中国,地板、窗户、墙面都会使用这些加工过的木材,这就是人工林木材研究的目的。   志水先生认为日本的木材利用发展的比较好,从原木到产品,主材到废料都可以进行利用。林产工业与木材研究相结合,每一个利用步骤都有对应的研究项目,从而促进了木材利用效果。目前的一些研究成果相对成本很高,还无法实现应用,但是从长远讲,还是很有好处的。例如,木材与石油相比,从石油中提炼出塑料的成本要比木材低得多,但是石油是一个不可再生资源,木材是可再生资源,因此木材存在着很大的潜力 5. 在日本实验室成果如何转化到工厂中?   志水先生举例说了这个问题。在日本有一个很大的项目——机能性木质材新素材技术研究。这个项目所有的研究成果结合起来出版了《机能性木质材新素材技术研究成果报告》(机能性木质材新素材技术研究所组合)。另外,专门的技术公司会把研究成果也会做出一份完整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出版,向私人公司推广。   科研人员作项目研究可行性,即木材可否利用、怎么利用。在这个过程中,私人公司会对这些项目进行评估,考虑技术是否可以应用。项目中有一半的自费由政府承担,另一半由对项目有意象的公司负担。当项目出成果时,投资公司会拿走技术。   在日本,有些技术项目是研究所拿出方案,然后请公司评估,私人公司更为看重项目的经济利益。在《技能性木质材新素材技术研究成果报告》中,当然有很多技术成果经济可行性不能被接受,但是对日后的技术有研究很重要的意义。   就项目研究来讲,不仅仅是研究所负责研究工作,也可以是以研究所为中心,与各个大学间相互协作,进行项目研究。 6. 日本木材工业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第一,大型木构造建筑,也就是公共建筑。小学校、音乐厅等等。因为是木构造的建筑,所以就需要对木材的各种性质进行研究,突出表现在指接技术、胶粘剂、木材防腐、防蚁、阻燃等诸多方面,从而带动了日本木材研究。   第二,私人住宅。在日本,多数住宅都是木构造,所以日本木材工业也很注重私人住宅的研究。在这一过程中,很多运用在大型木构造建筑中的技术、研究成果成熟后,也会运用到私人住宅中。 7. 您在中国北京居住了两年半的时间,有什么感想?   让志水先生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他两年前来北京的时候遇到的出租车司机孙伶。孙师傅会讲流利的日语、英语,这一点让志水先生惊讶不已,也让他感到十分亲切。因此当志水先生的家人来到北京时,志水先生还请孙师傅做导游。志水先生说,“我十分幸运,刚刚踏上中国的土地就遇到了一位很优秀的司机师傅。”   其次是老年人生活。在中国期间,志水先生看到很多老年人早晨、傍晚都会在公园里锻炼、跳舞等等,生活的既充实有放松,让他很佩服。   最后,志水先生说到了北京的环境。北京的环境变化大,这是有目共睹的。大范围的植树造林,让北京看上去更绿;城市的现代化建设也十分迅速,高楼林立。但是志水先生也强调,作为个人的观点,他更喜欢北京的胡同,老北京的风貌也应该得到保护。   文字整理:佟永萍 王悦 编辑:刘菊

...more

专访国家级重点学科木材科学与技术学科带头人华毓坤

Apr 28 2011

嘉宾简介:华毓坤,男,1935年生,1957年毕业于南京林学院木材加工专业,1958年木材加工专业研究生班毕业。1981年-1983年赴芬兰赫尔辛基技术大学和芬兰国家研究院林产品研究所学习。1986年7月为副教授,1988年12月晋升为教授,1990年被国家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生导师。现任南京林业大学木材工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级重点学科——木材科学与技术学科带头人,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林业局科技委委员,全国人造板标准化委员会副主任。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3年被江苏省授予普通高校优秀学科带头人,1996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农业引进国外智力先进工作者,1999年获江苏省普通高校“红杉树”园丁金奖,2000年被评为南京林业大学“十大师表”人物。   主持了速生意杨加工利用研究,其中定向刨花板技术研究坚持了20多年,研制了国产化成套设备,获得了发明技术专利,已在国内推广应用,被评为国家“八五”科技攻关重大优秀成果和国家林业局科技进步二等奖。参加完成的科研项目共12项,主持9项,已通过鉴定9项,共获得省部级奖四项;发明专利三项,实用新型专利9项;完成工程设计17项。主编和出版了教材及专著《胶合板制造学》,《人造板制造工艺》等7部,学术论文100余篇,培养博士19名,硕士生10名,国外留学生6名,主持国际研讨会6次。 专访地点:南京林业大学定向刨花板示范建筑内 专访时间:2002年8月11日 专访记者:何培 谢志红 文字整理: 1. 问:您目前正在从事哪些方面的研究? 答:华教授从1978年就开始从事定向刨花板的技术开发与推广工作。   1978年的时候,南京林业大学的教授在杨树速生材方面取得突破,开发出3年生长40厘米的杨树品种,这就为树材的利用打下基础,也是定向刨花板研究开发的基础。国家拨款250万人民币作为研究开发的经费,在南京林业大学的校园里,你就可以看到用定向刨花板建成的示范建筑。目前定向刨花板在技术研究上早已经成熟,完整的生产线也已经建成,该项技术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技术推广。因为新的产品在推向以后,所涉及的范围已经不仅仅是木材加工的问题,还涉及到建筑标准等等方面的内容,牵扯到的事物多了就很容易影响了推广的进度。另外,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在市场方面不熟悉,所以当一项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时候,作为科技工作者,只能为厂家提供技术上的支持与指导,市场的开发与公关还是需要专业人士来运作的。   材加工是一个应用性学科,所以每一项研究都应该以转化成生产力为基础。仅仅是在实验室中把实验做成功是不够的,还要禁得起工厂化生产,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   目前,南京林业大学木材工业学院主要进行三个方面的研究:农作物秸秆的利用,竹材的开发利用与定向刨花板技术的推广。 2. 问:请您谈谈加入WTO对木材行业的影响? 答:进入WTO后,很多事情都要国际化,外商的投资增加。就木材加工行业来讲,外商更看重中国的木材资源,像江苏以及周边地区的速生林。外商的投资办厂肯定会影响国内厂家有影响,但并不意味着“狼来了”,这需要我们辩证的看问题。外商办厂可以解决部分就业问题,同时他的先进技术对于国内木材行业技术水平的提高也有着推动作用,正如中国的家电市场,也是在很多国外品牌的带动下,技术上得到了很大提高。 3. 问:在一个科研群里,对人才有什么样的要求? 答:在谈到一个科研项目的开发时,华教授特别谈到了人才的使用与培养。   在华教授的研究小组里,团队合作精神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与很多企业的人才管理模式相同。具体地说,就是要求研究人员首先要有“德”,这是合作研究的基础,每一个研究人员都“德”字当前,才可以形成合力,不至于钩心斗角,从而促进研究小组的工作。对于研究小组的领导来讲,要关心研究人员的成长。华教授以自己的研究小组为例子,讲述了他的做法。   首先,一个小组的领导年纪偏大的时候,应该为年轻的研究人员创造申请科研项目的机会。其次,在生活上,解除研究人员的后顾之忧。可以破格提拔的时候,要破格提拔。最后,为研究人员创造出国深造的机会,华教授通过自己于其他国家研究人员的业务关系,为研究小组的人员提供了到法国,日本学习的机会,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是,华教授也遇到了头疼的问题,即部分研究人员出国以后不愿意再回国从事研究工作。但是,华教授依然表示,该送出去读书的,还是要送出去读书,毕竟国外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研究人员学成后是否回来,还是要看研究人员本身的素质,也就是上面所提到的“德”。 4. 问:学生在校学习期间应该注重哪些方面的培养? 答:华教授为在校学习的木材加工专业的同学提出了以下几点建议:  1. 注重能力的培养。即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2. 要学会自学。大学的学习生活,自己学习是很重要的部分。要学会把厚书读薄,抓中书本的中心。  3. 要关心国家大事。在学习之余,多看看新闻,不仅可以了解到国家发展趋势,还可以掌握行业发展的动态。  4. 要有“德”。也就是我们上面提到的内容,知道相互之间的合作与谦让。  5. 综合起来就是要具备高素质。对于大学生来讲,要有务实的态度,做事情不能眼高手低,要学会解决实际问题。   此外,对于木材加工的同学来讲,外语与专业知识地掌握更是必不可少。在外语学习的过程中,学得不能是哑巴英语,一定要克服恐惧的心理,学会“open your mouth”,同学之间相互鼓励多说英语是提供英语口语的好途径。再掌握一些电脑等现代化的手段,这样的人才是企业真正需要的。 5. 问:华教授在多年研究中的感触。 答:在几十年的研究过程中,给华先生感触最深的就是科学的进步与国家的强大分不开。   在80年代的时候,出国留学国家只能给科研人员2美元,用来支付路途中的小费;现在,出国就可以到银行换取足够的外汇,不会像以前那么困窘。   过去,我国很难承办国际学术会议;随着国力的强大,学术交流的增多,中国在木材科学技术的研究水平让日本,加拿大,法国等国的同行刮目相看。南京林业大学在近几年就先后承办了国际农作物秸秆利用研讨会等国际会议。2004年,南京林业大学还将承办太平洋地区国际木质复合材料研讨会,这种学术影响很大的会议。   这些都足以证明,国家的强盛对科技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编辑:谢九龙

...more

专访铁道部科学研究院铁路木材保护专家郭惠平研究员

Apr 28 2011

嘉宾简介:郭惠平,1918 年生于北京,祖籍苏州。青少年时饱经战火,1944年毕业于当时的南京中央大学。随后进入南京航天研究院、交通部,长期从事木材防腐的研究,铁道部科学研究院木材保护专家,参与起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木结构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GB50206-2002)。现为中国木材及复合材料结构标准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木材工业科学分会理事,中国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资深研究员。 专访地点:北京林业大学森工楼 专访时间:2002年10月12日 专访记者:王明枝 吕文华 文字整理: 1. 问:郭老大学毕业后,在航天研究院从事飞机用材研究的经历。 答:1944年大学毕业以后,进入成都航空研究院木竹试验组,主要研究飞机用材的防腐问题,也就是要向欧洲学习,仿造出当时英国使用的蚊式飞机,对抗德国的导弹。这种飞机除了发动机以外,全部是木结构,主要使用云杉。在中国,云杉资源丰富,可以多加利用。但是,在试验过程中,研究人员还是做了上百种木材的测试,寻找最为合适的用材;研究竹子主要是解决飞机油箱容量过小的问题。当时,飞机主油箱只能维持飞机飞行几个小时,所以需要增加容量,给飞机安装副油箱。副油箱材料受到了四川茶桶的启发,这种茶桶是竹子编制而成,由于竹子质地软,可以编织出各种造型,达到密不透水的效果。因此主要研究木材与竹子的防腐问题。 2. 问:郭老在铁道部研究院主要的工作内容。 答:根据朋友提供的信息,进入了交通部进行枕木防腐的研究。   主要工作一是推广五氯酚作为防腐剂用于枕木防腐。人们一直对五氯酚代替防腐油存在疑虑,实际上五氯酚在加工过程中可以做到无味无毒,温度控制在300摄氏度以下,符合操作规程,完全可以防止二恶瑛的产生,另外它的价格低廉。美国1999年木结构建筑规范中,五氯酚还是主要使用的防腐剂。在我国五氯酚的使用也没有被禁止。   另一项主要工作是快速干燥,及二甲苯干燥。含苯的物质都具有毒性,但是二甲苯比较特殊,它的苯反映比较迟钝。240摄氏度挥发,加热变蒸汽。在枕木干燥工程中,水分与二甲苯蒸汽一起排除,冷凝以后分层,工人也比较容易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