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IWCS
Oct 29 2015

采访嘉宾:雷濮玮 观朴艺术博物馆馆长
采访记者:纪沁 南京林业大学家具与工业设计学院
采访时间:2011年10月
采访地点:中国·南京

嘉宾简介



  雷濮玮,观朴艺术博物馆馆长,长期以来致力于明文化尤其是明式家具的研究。以观朴艺术博物馆为依托,将江南文人优雅的生活方式和明式家具文化的传播提高到一个较高的历史境界。系统地总结出了一套古典家具制作工艺流程的成熟理论体系,为明式家具的高仿复制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和专业高校以及博物馆界合作并成立了中国明式家具研究中心。

采访实录

纪沁
:我现在是在观朴艺术博物馆,坐在我身边的是馆长雷璞玮先生。雷馆长,您好!

雷濮玮:您好!

纪沁:您能给我们讲讲观朴艺术博物馆的建馆背景吗?

雷濮玮:可以的。观朴艺术博物馆始建于2007年。当时明孝陵被联合国批准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也是南京唯一一个文化遗产的遗址。当年在建博物馆的时候,经过与相关领导的交流,大家认为南京作为明代的都城,而明孝陵又是明朝开国皇帝的陵寝,在这个地理位置上建博物馆具有重大的意义。在建馆的时候也曾讨论过如何在博物馆中体现明代的风韵,当时就想到了明式家具。明式家具诞生于明朝,中晚期达到了巅峰。在明孝陵博物馆体现明式家具是个很好的选择,在博物馆中进行明式家具的展示,也为博物馆增添了恰到好处的内容。因此经过多方讨论,将明式家具作为观朴艺术博物馆的主线来进行展示。观朴艺术博物馆主要从事于明代文化,尤其是工艺文化相关研究,今天在这个场所展示的就是明代工艺的辉煌成就——明式家具,它所具有的历史的、文化的背景奠定了很好的展示基础。因此博物馆的建立也可以说是历史给予的机会。

纪沁:那明式家具的设计理念是怎样的,它又是通过怎样的手法表达出来的呢?

雷濮玮:明式家具在明朝中晚期达到巅峰,其原因是江南的一方水土养育了江南的文人,以及有文化品位的士大夫。这个阶层在江南地区形成了对生活的高尚追求,这种追求在物质载体上寻求到了很好的表达方式。当时园林发展兴盛,江南地区园林的建造体现了文人士大夫的生活追求。园林的建造必然带来了家具的产生,家具的产生使文人士大夫直接与建造园林以及家具的工匠一起研究、探讨、制造。在这个过程中融入了文人许多自己的情趣、爱好,以及对生活的理解,这是明式家具产生的主要根源。而中国的文人是个性化的,有自己人生目标的追求,同时又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比如中国的国教——道教。道教的思想对文人的绘画乃至生活方式都有深刻的影响,而道家的核心思想就是返璞归真,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许多文人在参与设计家具的同时,将对道家思想的理解反映到家具中,使得明式家具具有了鲜明的、简朴的,造型简洁又不失优雅的表达方式。所以明式家具是文人思想的极大体现,欣赏每一件明式家具,都可以静静体味出当年文人思想的涌动。所以明式家具的产生与文人密不可分,文人将对艺术、生活以及对道家的理解反映到明式家具上,这是明式家具产生的重要背景。

 

纪沁:那您能从明式家具的外观、装饰、线条、尺寸比例等方面讲讲它的特点吗?

雷濮玮:明式家具整体的造型简约优美、线条流畅、做工精致,这样一些器物的产生,其宏观背景是明代郑和七下西洋,自东南亚带回大量的硬木材料,这使得明式家具的产生具有了物质上的可能。从外观来看,明式家具线条细腻,若是用除硬木之外的其他材料来做,家具在工艺与结构上是不安全的,也是不牢固的。大量硬木进入中国,使明式家具的出现有了材料的基础。硬木的比重比较大,它的特点可以使得明式家具的曲线做到文人所希望的尺度,这是很重要的。明式家具在结构比例上,从各种器形都反映出天人合一、返璞归真的特点。例如圈椅,椅面是方形的,而靠背以及整个扶手是圆形的,这融合了中华民族天人合一的思想,它的尺度、造型与文人思想的脉动是契合的。从人体工学上讲,它的比例很好的体现了人体工学。直至今日,坐在一把明式的椅子上,依然会体现相当的舒适感,除此之外,也会感受到尺度上良好的支撑感,当年的文人以及工匠在设计家具时已经很好的考虑到人体工学。而如今我们坐在沙发上,也许短时间内会感到舒适,但较长时间之后并不会感觉很好,而坐在明式的椅子上,人类的整个骨骼被椅子所支撑,会得到长久的舒适感。所以在尺寸、比例、造型上,明式家具达到了家具史上的巅峰。

纪沁:明式家具作为非遗传统技艺应如何传承,这是我们面临的重大问题。而雷馆长多年从事明式家具的研究,对传统家具在构造方面的精髓有什么独到见解呢?

雷濮玮:明式家具除去在榫卯结构方面的伟大成就,此外就是它的造型艺术。明式家具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名副其实,名至实归的。纵观人类的发展史,实际上也是人类的生活史。人类之所以能延续,中华民族能延续这些年,传统文化是至关重要的,而传统工艺文化是沿袭民族大众阶层生活的重要因素,明式家具来源于民间的生活之中,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具有重要的意义。这种重要性源于当下国际的潮流,整个人类的生活都在追求低碳、简约,也就是一种“慢生活”。从明式家具的风格上可以体会到几百年之前古人就追求简约朴素的生活,拒绝繁缛,明式家具在这个方面达到了比较高的程度。在今天,传承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仅是对其工艺的传承,更重要的是对其思想内涵的传承。传承这门技艺,是将这门技艺反映在每件家具的载体上,通过载体的打造,反映明式家具的思想内涵,这种传承更为重要。


  实际上,对明式家具深层次的理解与传承有许多值得挖掘的方面。现在市场上对于明式家具的收藏很大程度上是关于经济方面的,经济类收藏的概念就是可能会有机会收藏到某件家具,也就是所谓的“拾漏”。而收藏这件家具,首先关注的是它的经济价值,例如收藏一对椅子,通过专家鉴定或参加鉴宝类节目判断这对椅子价值几何,而很少关注这件家具的文化内涵,工艺或造型,因为很多收藏者都属于民间,对器物多持把玩心态,在这个方面,对明式家具的传承与推动作用并不是很大。虽然明式家具在2006年被国家批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事实上在所有的非物质遗产的申报中存在着很大的弊端,即大家都很重视申报,但申报之后都并不大重视传承,这也是由于利益的驱使。很多申报结束之后,具有资格的传承人或机构或许会利用申报成功的荣誉为商业服务,当然这也无可厚非,可以通过商业的推广来促进技艺的传承。但几乎很少有人去关注这种技艺传承的真正方式,传承的价值,以及传承方式的成功与否对这个行业的影响,讨论明式家具,也许在这一方面应多加关注。

  观朴艺术博物馆在近几年做了比较实际的且富有成效的推动工作,建立了明式家具的制造基地,基地中有明式家具制造的完整制作流程,以及技艺精湛的工匠。工匠在制造每一件家具的过程中,将每一道工序都数据化、理论化,并用文字记录下来;另一方面,通过“以师带徒”的方式——因为传统工艺行业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老艺人并不愿意带(徒弟),在今天这个行业,包括所有的传统工艺,都存在这个问题。不愿意带(徒弟)有两个原因,一是年轻人不愿意学,因为太辛苦;另一方面是老艺人思维比较保守,不愿意将手艺传给所谓的外人。在观朴艺术博物馆家具制造基地,(工匠间)都没有任何亲戚关系,采取的是一种机制,这种机制就是师傅带徒弟可以获得经济上的回报,而博物馆首先会与师傅商议,鼓励其子女跟随他学艺,若是子女不愿意,就寻觅其他的愿意学习的年轻人,经过协商,给予双方生活上的保障,这样的举措对传统工艺的传承是个很实际的举措。而我们建设观朴艺术博物馆,是通过家具的展示引起人们的兴趣,但在引起兴趣之后,在人们消费明式家具的同时,希望他们更多的关注传统工艺以及文化的传承。我们计划打造体验式旅游基地,让广大喜爱传统家具的人们参观,了解这件家具通过怎样的流程,使用怎样的工艺制造出来,相当于“体验式经济”、“体验式旅游”,从表面的观光式旅游向深层次发展。而传统工艺完全可以形成“体验式旅游”的载体,因为现在很多人喜欢所谓“主题旅游”,比如喜欢明式家具,就可以去明式家具工厂进行体验,这种感受可以产生消费,这种消费甚至可以让工匠们也感觉到,今日制造的家具为人们所喜爱,这样可以提升工作的热情。观朴艺术博物馆的制造基地建在风景区——宝华山,在传承技艺方面我们动足了脑筋,基地的打造,地点的选择,老工匠如何带徒,这些都是很实际的推动技艺传承的方式,这一点可能是今后应特别关注的地方。
 


  现在大家谈明式家具的造型比较多,我觉得可以将关注点转移到技艺的真正传承方式上,此外,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如今紫檀等硬木越来越稀少,属于稀缺性资源,由于经济市场化以后,大量珍贵的材料被比较粗制滥造的做成了一般性家具,这是很可惜的,而大众消费传统家具,用一般实木制作的就可以了,比如榉木、桦木、楸木,这样的木材制造传统家具完全可以满足市场的需求,价格也相对低廉。而稀缺的木材,一定要用来制作精美的家具,让好的工匠运用好的材料制作好的家具,这才是传承的良性循环的方式,寻找一个良性循环的方式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

纪沁:您在收藏这些家具的一定有不少深刻的故事,可以给我们讲讲您的收藏体会吗?

雷濮玮:我想说明的是,本人对于明式家具文物类的收藏并没有过多的涉足,应该讲个人更加喜欢与热爱的是对明式家具的文化、传承,对其文化的理解以及精致的做工是我更感兴趣的。现在社会上许多朋友热衷于明式家具的收藏,更多的是为了文物家具的经济价值,而不太关注文化以及工艺价值。而在如今谈收藏,应该跳出收藏文物家具仅为了经济价值的窠臼,一直以来,我在收藏明式家具的过程中,更注重体会它的思想内涵,通过对它工艺的研究,其意义远远重要于收藏一件或两件文物家具。通过对整个工艺的理解以及梳理,对榫卯工艺的研究,去打造一件件经典的、创新的明式家具,我认为这比收藏的意义更大。

纪沁:雷馆长的观点真是耐人寻味。高级硬木制作的传统家具价格比较昂贵,普通民众难以承受,市场上仿古家具良莠不齐,您对仿古家具的制作有什么看法,可以给消费者与生产者一些建议吗?

雷濮玮:古典家具一直以来都为人们所钟爱,当下社会对明式家具的理解乃至于消费分为两个层面,一是生活化的需求,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作为器物来满足实用性的需求,例如在房间中摆放一套家具,这种考虑中更多考虑的是实用性,由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在考虑实用性的同时也追求家具的美观,以及工艺的考究,更多的是讲究器物的体量感,甚至追求一定的复杂性,来体现经济上的富裕,这些都是实用性的需求,而这种需求在当下没有必要去追求木材的昂贵,够用就好。因此我建议喜欢传统家具的朋友可以选择用普通实木制作的实用性的家具,这是一种生活中的需求。另外一种需求是许多朋友由于生活的改善,将兴趣爱好放在收藏的层面上的,可以分为两类收藏,一类是对于纯粹的、正宗的、经典的明式家具的收藏,比如官帽椅、圈椅、罗汉榻等,这些经典家具的收藏,另外就是对当代的一些有创意的明式家具的收藏,明式家具是种式样,现在人类的科学、艺术在不断发展,不能够完全站在古人的肩膀上,百分之百的复制古人,虽然研究古人,研究经典是需要的,读懂经典才能创新,但另外一个深藏的层面应该放在经典元素之上的原创上的当代的明式家具。虽然明式家具诞生于中国,但最早研究明式家具,以及当下对其进行创新设计的恰恰是西方的艺术家,这一点国内做的远远不够。去年我们参加世博会参展的世博椅,以及最近所做的原创性家具设计,这些作品应该成为未来收藏的另一个热点。这就是收藏的两个层面,一个是对经典家具的收藏,另一个是对当代新原创设计,或者说是“后明式家具”的收藏,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传承。通过对当下原创设计的推广及收藏,也是对这门传统技艺的很好的推动,所以我认为大众对传统家具的喜爱上应区分为实用性与收藏性的需求。

纪沁:雷馆长的这番谈话令我们受益匪浅。谢谢雷馆长!

雷濮玮:谢谢!

文字:纪沁
摄影:许志福
编辑:王丽



IWCS

国际木文化学会(International Wood Culture Society)是由世界各地木材相关领域的热心人士为木文化的研究、学习和推广而组成的非营利组织。


留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