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IWCS
Jul 06 2016

  谈论中国传统文化,自然会想到“琴、棋、书、画”。这里的棋就是围棋,它的产生距今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

  围棋是中华文化的瑰宝。 关于围棋起源没有定论,尧的围棋创作发明说广泛流传。 “尧造围棋,丹朱善之”。传说,上古的尧帝怕儿子丹朱学坏而创造了围棋这种游戏“以闲其情”。尧帝发明设计了围棋,制定了棋盘,用黑白石头做棋子。丹朱悟 性极高,开始很专心的学习围棋,不在外边游玩。
 

 
中国围棋博物馆_围棋起源说_尧帝雕塑

 
   据文献记载,春秋时期,围棋就广泛流行了。《左传》、《论语》、《孟子》、《汉书》、《三国志》等大量典籍都有了关于围棋的记载。三国至隋代,是围棋的 发展期,围棋从最初的一种游戏也逐渐上升成一门艺术。另外,围棋形质方面也有一个重要发展,棋盘纵横各分19道,共361个点位的标准制式,一直沿用至 今。从唐朝起,“文人四艺”的名称被人们普遍接受。棋待诏,也就是现代的“职业棋手”登上了历史的舞台。王积薪就是一名棋待诏,被誉为唐代第1国手。职业 棋手与文人棋手一道,为围棋的发展各尽所能,他们共同创造了中国古代围棋史上辉煌的一页。同样在这个时期,围棋通过遣唐使传到了日本。围棋在这一时期逐渐 成熟。
 

 
 

中国围棋博物馆展示图


   到了清中叶,围棋高手辈出,中国古典围棋达到了巅峰。过白龄、黄龙士、周东侯、徐星友等古代最高水平的棋手都生活在这一时期。从清中叶到20世纪七十年 代末,是中国围棋史上最黯淡无光的一页, 也是围棋史上一段屈辱的回忆。新中国成立后,在陈毅元帅的倡导下,中国围棋开始了复兴之路,但与日本围棋水平差距仍然非常明显。20世纪八十年代开启了了 中国围棋一个崭新的时代。中国棋手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表现出色,聂卫平就是这个时期涌现出来的围棋高手。在此后的各项赛事中,中国棋手与传统围棋大国日本 以及新兴围棋强国韩国的较量中,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势。 

 

 
   围棋历史悠久,棋具形质也经历了历史的变迁。作为围棋棋具重要组成部分的棋盘,其用材逐渐发生着变化。1952年到2004年期间,从全国各地先后出土 的七八具古代围棋盘的形质来看,棋盘材质主要是石质、陶制、瓷质。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陕西汉阳陵南阙门遗址中发现了一具我国迄今发现年代最早的围棋 盘,这是一具西汉陶制围棋盘。1973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纳唐代墓葬中出土一具木质棋盘,高7厘米、边长18厘米,棋盘制作考究,方形底座,纵横线各19 道,共361个交叉点。

 

中国围棋博物馆展示图


   在众多出土文物中,唯一木质棋盘的出土,让我们国际木文化学会调研团队不禁想知道,在源远流长的围棋文化历史长河中,木材的身影是何时出现的?是从唐朝 开始有木质棋盘的吗?无独有偶,另据证实,日本奈良正仓院珍藏一具桑木质的木画围棋盘,长、宽均为48.7厘米,高12.7厘米,此物是奈良时代武天皇的 实用物。奈良朝受中国盛唐文化影响深远,围棋通过遣唐使传入日本,并在日本宫廷盛行起来。不管是不是从唐代开始出现木质棋盘,但我们知道唐代已经有了木质 棋盘的使用。

 

日本奈良正仓院 资料图


   再往久远溯源,早在南北朝时期,南齐开国皇帝萧道成之子萧晔就发明了楸木棋盘。《辞源》在解释侧楸一词,引用了唐代刘存《事始 侧楸棋盘》的有关记载:“自古有棋即有棋局,唯侧楸,出齐武陵王晔,始今破楸木为片,纵横侧排,以为棋局之图。”这段文字清楚指出侧楸枰的发明者,也简单 叙述了侧楸枰的制作方法。萧晔发明的侧楸棋盘对后世的棋具制作工艺有着深远的影响,中国围棋史应该记住萧晔这个人。

  为什么要选择楸 木?楸树是我国较为古老的树种之一。据在山东临朐出土的楸树化石证明,始新世以前楸树就在我国中部和东部广为分布。由于楸树生长快、材质好、用途广、适应 性强,成为我国历史上栽培利用最早的树种之一。楸木呈金黄色,轻而坚,不容易翘曲变形,纹理细腻微妙,投子盘上发金石之声,所以古人都爱用楸木制成棋盘。 楸木制作的棋盘称为楸枰,或弈楸。又因古代围棋子多用玉石所做,故围棋还有另外一个称呼——玉楸枰。

  楸枰有纹楸与侧楸之分,侧楸枰是 我国传统棋具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提高棋具制作工艺有一个质的飞跃。基本做法如下:把楸木做成片,让其侧向立起,粘成一方快作为棋盘的格子,这样做成 324个方块后,将每一方块侧面向上,按互成90度的纹理,纵横侧立交叉年合成324个格子,而自然形成19路围棋盘。再加棋盘边框,上漆、标线。侧楸棋 盘自南齐武陵王萧晔发明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在世上流传很久。到了明未清初,因兵伐浩劫,此盘就失传了。

  古人和今人一样,随着社会进 步,开始讲究闲情逸致,并追求高雅,尤其是达官显贵,总想玩物惊人,于是追求最好的棋盘。名贵木材是衡量标准之一,说到名贵,楸木自当是首选,材色适当, 材质也是耐磨耐用。当第一个侧楸枰问世,其精致的工艺让其迅速在棋界流行。其次的追捧对象就是红木、黑檀、花梨等材质。与楸枰齐名,现代最名贵的棋盘当属 榧木棋盘。榧木产于日韩及中国云南四川横断山脉,一般生于海拔3000-4000米的高山之巅,材质坚实牢固,纹理细密通直,色泽金黄悦目,气味芳香宜 人,乃千年成材之名木,是世界稀有树种。榧木棋盘,纹路清晰,富有弹性,色泽美丽,散发着树脂的清香;棋子落盘清脆悦耳,棋子附盘稳如泰山。如此良材,首 先被日本发现使用, 近几十年来,在中韩围棋界也流行起来。但由于资源的枯竭,日本榧木基本绝种了,其他地方榧木也都被保护。于是替代“本榧”的“新榧”树种应运而生。“新 榧”是棋具界对铁杉、云杉、冷杉等杉料树木的总称。其材质、纹理、色彩、弹性及耐久性等非常接近本榧,但不及本榧细密。新榧材质不算名贵,但经过棋盘师用 传统工艺精心制作,新榧棋盘也能成为盘中上品。

 


   日本的手工棋盘制作工艺历史悠久,尤其是吉田家的棋盘线条传统刻画技法——太刀刻代代相传,成为日本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吉田寅义先生来自棋盘制作世 家,是日本琦玉县的棋盘制作巨匠,“太刀刻”雕刻技法第三代传人。他从18岁开始跟随父亲学艺,至今已经37年了。用于制作棋盘的木材,大都是树龄300 年以上的榧木。棋盘上纵横19道的线条不是画出来的,而是月牙刀蘸着黑漆切割出来的,其中的技艺便是一个秘诀。2011年12月17日,吉田寅义先生在中 国棋院给众多职业棋手以及众多媒体和围棋爱好者介绍并展示了日本棋盘制作工艺和文化。围棋源于中国,流传到日本,再回到中国。可是,拥有四千年围棋文化历 史的中国,棋盘却鲜有传统的手工制作,也没有相关技艺传承。这不免让业内感到一丝惋惜。究其原因,国际木文化学会去年采访河南洛阳双龙棋具厂的董事长吴亚 伟先生,他这样分析说:一方面可能长久以来,国家没有特别重视这方面;另一方面,即便还有一些手工制作棋盘技艺很好的老工匠,但生活的现实让他们不愿意从 事棋盘制作,因为相对于制作家具和木雕,做棋盘含金量太低,要价不能太高,不如专心木雕、家具来钱快。这样看来,中国人民比较圆滑,不像日本很多工匠,会 一生专注做一件事。但也正是这种“工匠精神”让日本的围棋文化更加丰富、圆满。

  现代的棋盘主要以贴皮棋具、磁性棋具、实木棋具三个系 列组成。贴皮棋具一般是以高密度纤维板为芯材,上下表面贴上围棋线路图纸,经过热压后转移至封边机,再经过封边、裁边两道工序即可完成。磁性棋具制作更是 简单,往一张固定大小的磁铁片双面覆棋路纸,经过滚压封边即可完成。实木棋具是最为复杂的一部分。现代用来做棋具的木材有桂木、桦木、枫木、榉木、新榧、 楸木以及一些红木类树种。

实木棋盘制作基本流程为:
1.原木截断,剖成方材,烘干。电烘干一般需要一个月,煤烘干一般要三到四个月;
2.按颜色分选,色差小的放一起,拼板。棋盘专业标准尺寸有:48*45/49*46/47*44(单位:厘米)
3.补腻子,做底漆
4.画线(日本不画线,用太刀刻线)
5.做面漆(日本追求原木的自然,不用漆,多上蜡。)

   以上流程最重要的是烘干环节。在没有干燥设备的古代,制作棋盘的木料都是通过自然风干。包括日本太刀刻棋盘,价格昂贵,原因之一可能也因为棋盘木料是通 过自然阴干几十年后才制作,这样能保证成品不开裂不变形,且色泽会一直光鲜明亮。像新疆出土的唐代实木棋盘以及日本正仓院珍藏的奈良时期实木棋盘,至今仍 然完好。然而,随着市场需求,批量生产的产品用材很难依靠风干来满足,这就需要先进的木材干燥技术保证木料品质。目前国内外围棋盘木料干燥主要应用日本、 德国、加拿大的干燥设备。

  除了棋盘,棋子伴随着围棋产生也经历了一个从简单到精致的进化过程。最初的石质,到后来的陶制,瓷质,再到 近代的云子、哈基石、玉质、水晶。这也是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促使人们物质文化追求的过程。我国现存最早的木质棋罐来源于清代。棋罐也经历了从木质到草编, 再到塑料,最后回归木质的过程。近年来,棋罐多以木制为主,其选材多为了搭配棋盘所用。常用木材有榧木、云杉、冷杉、大叶杉木、枣木、花梨等。

   我国围棋人口众多,从培训机构,到爱好者,到专业棋手。围棋是他们人生重要的一部分。要问围棋是什么,可能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定义。曾担任《一盘 没下完的棋》影片编剧的李洪洲先生,酷爱围棋,不仅下围棋,还拍了围棋电影,为中日围棋交流贡献了毕生的心血。洪洲先生坚定的认为:“围棋就是我的生 命”,他的一生,有半个世纪的时间没有离开过围棋,围棋带给他的东西太多了。他说,“没有围棋,就没有后半辈子的生活”。李洪洲先生的好友,同样为中日围 棋交流做出重大贡献的江琦诚致先生认为,“围棋是超越时空的、将人与人心灵连结在一起的异常美妙的游戏。”双龙棋具的董事长吴亚伟先生,是中日韩新一代的 围棋交流和发展的推动者之一,他也有自己对围棋的认识,“围棋是一个圆,天圆地方,围棋讲究的是一个平衡。”……
 

 


  “棋如人生”,围棋盘不仅是博弈的“战场”,更蕴含着人生的哲学。愿人们在休闲娱乐之中,得到人生的感悟,从容面对丰富多彩的生活。

参考文献:
1.扎拉. 藏族棋文化的见证_关于在强巴敏久林宫遗址发现的藏族石刻棋盘的学术报告[J]. 西藏研究,2007(2):37-41.
2.王宁. 吉州永和窑烧制的南宋围棋具.
3.马晓春. 劫争往复阴阳斗法. 黑龙江画报.
4.崔乐泉. 介绍日本正仓院所藏围棋盘等文物兼论及有关问题.
5.鲁鹏. 唐代围棋活动述考.
6.史海燕. 魏晋南北朝围棋的兴盛及其原因.
7.百度百科:楸木棋盘.
 

文字/编辑:胡小霞
摄影:何玉峰

 

感谢双龙棋具董事长吴亚伟先生对本次围棋调研过程中给与的支持与配合!
感谢《一盘没下完的棋》影片编剧李洪洲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



IWCS

国际木文化学会(International Wood Culture Society)是由世界各地木材相关领域的热心人士为木文化的研究、学习和推广而组成的非营利组织。


留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