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IWCS
Jan 06 2012

采访嘉宾:唐守成(贵州省西江千户苗寨鼓藏头)
采访记者:赵广杰、苏金玲
采访摄像:李正均
采访时间:2011年5月
采访地点:贵州省雷山县西江苗寨

嘉宾简介



  唐守成,被当地的苗族人称为“鼓藏头”,总理全寨事务,如社会道德、治安保卫、民风民俗等。汉族人则尊称他为“苗王”。

采访实录

苏金玲:
这里是西江的千户苗寨,今天我们有幸采访西江千户苗寨的鼓藏头——唐守成先生。唐先生,您好!
唐守成:您好!
苏金玲:今天我们的木文化调研小组,这是北京林业大学的赵广杰院长。
唐守成:您好!
赵广杰:您好!
苏金玲:在苗语里管“寨主”叫什么?
唐守成:干略。
赵广杰:翻译过来怎么讲?
唐守成:就是“鼓藏王”或者是保管鼓的这么一个人,从他的意义来说,就是鼓社宗族的头人。在苗族就以鼓为社区。
赵广杰:这个鼓是我们平常看见的那样的鼓吗?
唐守成:就是一个铜鼓。在苗族当中一个小支系,一个大宗族里面就有一个鼓。
赵广杰:这个鼓是不是因为宗族不同样式不一样呢?
唐守成:是各不一样。有一些宗族用的是针鼓,有一些宗族用的是枣鼓。针鼓是太阳中心位置很均匀,比较平衡。枣鼓是太阳照上去的光芒就像一个枣子一样,中间的部分突出来。像我们下面千户苗寨的铜鼓是针鼓,特别漂亮。
赵广杰:您是在这个寨出生长大的?
唐守成:对,就在我们家。
赵广杰:听说鼓藏头是世袭传承的?
唐守成:对,这个鼓藏头是世袭制。
赵广杰:到你这里多少代了?
唐守成:我们苗族以前没有文字,没有记载下来。在几千年前应该有的,后来因为战争在迁徙过程中就流失了。
赵广杰:那这个苗寨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唐守成:有一千五百多年了。
赵广杰:那大概有多少代鼓藏头替换过?
唐守成:没估算过,但是按照代与代之间的推算,代与代之间的年龄应该在三十岁左右。
赵广杰:一代大概三十年。
唐守成:三十岁左右或者是二十多岁左右。我接替我父亲的时候是二十二岁(接替鼓藏头)。
赵广杰:你已经在位多少年了?
唐守成:1992年开始。
赵广杰:也十八年了。这么一个大的千户苗寨,你作为寨子的最高首领,主要从事什么工作呢?能否介绍一下?
唐守成:我在苗寨里起到一个带头作用,管理民风民俗,这是现代的说法。以前掌管全部,包括一些政治事务,比如外面一些人到寨子里面侵略,带领自己的苗民出去打仗等等全权管理,就是苗寨里的召集人,说了以后大家都得聚拢过来。
赵广杰:就是你来统帅。过去是有政治行政的一些权利,现在随着时代的迁移,有行政如村上的党支部、村委会,你现在主要体现在文化、民俗这方面的一个掌管。
唐守成:对。村长支书主要管一些行政事务,我主要管苗寨的民风民俗,因为苗寨逢年过节的日期不像汉族那样固定有大年三十或是元旦,我们每年过苗年。
赵广杰:苗年是不是鼓藏年,怎么叫的?是每年都过,还是什么时候、什么时间?
唐守成:每年都过叫苗年,鼓藏年就是鼓藏节,就是十三年一次,每逢虎年过一次。
赵广杰:虎年按照汉族是十二年一个循环。
唐守成:在苗族里面虎虎十三,算下来是十三,算下来就是十三年一次。
赵广杰:每一年就像汉族的春节,你们过不过?
唐守成:在 以前都不过,包括在小的时候七八岁根本不知道春节,现在由于开放改革大家都有机会出去了,都去打工,参加工作、就业,接触的多了。而且这批年青人在平常的 时间,都在外打工没时间回家来,到春节回家给父母买些好的东西,给自己的亲兄弟,随意的过一下。不像过苗年那样特意的杀猪,春节最多杀鸡杀鸭。
赵广杰:您是苗王,那您下面是不是还有一些助手?有没有几个部门分管?
唐守成:我 主要管的是民风民俗,这一块主要以寨子里面的老人,我们把他们称为长老,召集过来商量比如苗寨里面有一些重大的事务,涉及影响到苗寨的民风民俗、风水等。 每一个小自然村寨选一到三个长老,德高望重的、年纪较大的且头脑特别清醒,能说能听,对以前经过的事情能清晰的记在脑子里,能对以后的事情提一些建议和看 法。我邀请他们过来。但是有时也召集各个村寨的村长、支书,这些行政方面的人过来,在民俗这方面他们都会听我的。
赵广杰:有多少个?
唐守成:我不管村,我就管自然寨子,周边除了千户苗寨之外,下面还有十个寨子。
赵广杰:这十个寨子都归你管?
唐守成:对。千户苗寨有八个小寨,这八个小寨在以前就是四个村,现在合并成一个村,加上周边的十个寨子,一共就有十八个自然村寨。



赵广杰:我们来到这里非常感动的,就是这些建筑——木建筑,因为我们是木文化学会的,我们想知道苗族与木材为什么有一种亲近感?
唐守成:我 们居住在大山里面,平地很少。我们要生存就要种田种地,必须要有平整的地方,自己的房子肯定是修在一些比较陡的地方,依山而建。如果要像城市里面全用石头 做,地基承受不了,而且造价特别昂贵,很劳累。但是木头轻,做成吊脚楼,载重量上来说不太重,做成框架以后,屋顶盖上一些瓦片不让漏雨,再把周围装好,基 本很稳固了。在大山里面,不像在沿海一带,也不像平原沙漠地带有狂风暴雨,雨一般对房子影响不大。
赵广杰:刚才你提到的吊脚楼,祖祖辈辈就是这种样式,有没有一些改进呢?
唐守成:在记忆当中就是这种,后来特别是在2008年旅游开发以后,大家都感觉房子必须要宽、高、空间要大点。村子里房子修一层、二层、三层,肯定是越往上加高,房间越多,接待的人就多了。
赵广杰:传统的吊脚楼的层数一般是多少?是不是两层?
唐守成:正常情况下,苗寨喜欢用三层。
赵广杰:第一层的功能是?
唐守成:吊 脚的部分是喂牲口,拴一些猪、牛在下面,甚至把自己一些厕所也放在底层下面。二楼一般都是人住,三楼都是存放一些粮食。所以古老的一些房子三楼上屋檐没有 抬高,都是尖一点的,仓库的光线不好或特别差,甚至没有仓库。现在大家都感觉,最上面一层基本上是浪费的,想把一些房子重新修一下,把屋檐抬平一点,仓库 自然而然就宽敞多了。
赵广杰:西江苗寨也是文化遗产的一部分,是不是对新建的一些建筑有一些要求和限制?比如说不能建不协调的建筑,有砖的或有混凝土的,是不是有一些约束?
唐守成:按照我的想法,的确是想要大家保存一些古老的房子,比如把屋檐抬高一点是可以的,但是不能修成四层、五层,这种就不好看,从心底里面我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个年代,修得越高越好,他们不管民风民俗,因为老百姓不知道民风民俗的传承,他们只想着把房子修高,自己方便就可以了。
苏金玲:民俗这方面的年节,还能保持的有哪些?诸如板凳舞、木鼓舞等,苗族是不是还沿袭这样的节日?
唐守成:沿袭。板凳舞一般都在吃满月酒(不像汉族说满月,这边是说三朝),就是小孩出生第三天过这个节日。女孩子的娘家,这边有一拨人到女婿家去凑热闹、喝酒,因为添生了孩子,父母都很开心,娘家也开心,喝酒喝多了,就喜欢拿板凳作为道具跳跳舞,节奏感强嘛。
苏金玲:刚才唐先生讲了很多苗族传统的文化,我们也看到了苗族的西江是一个天人合一的自然景象,我们真心的希望这些传统的东西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来。
唐守成:谢谢。
苏金玲:谢谢。
赵广杰:谢谢。
 

摄影:李正均
编辑:王培文

 



IWCS

国际木文化学会(International Wood Culture Society)是由世界各地木材相关领域的热心人士为木文化的研究、学习和推广而组成的非营利组织。


留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