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IWCS
Nov 18 2015

活动名称:2012木文化国际研讨会
会议时间:2012年9月1日
会议地点:浙江农林大学图书馆报告厅
报告嘉宾:王旭烽

   王旭烽,女,浙江农林大学文化学院学院长,教授,一级作家,茶文化学科带头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毕业,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得主,曾三次获得国家五个 一工程奖,其代表作为长篇小说《茶人三部曲》。发表文学作品达一千多万字。其研究领域主要在茶文化学及西湖学领域,近年来出任浙江省生态文化研究中心秘书 长及浙江农林大学生态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涉足生态文化领域的学术研究。

报告摘要:一个命题的提出:在史学界目前公认的人类文明进化时期的几大进程中,是否应该在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之前,加入木器时代这一不可或缺的历史时期。

   证据之一:我们做为历史唯物主义者,相信人类从猿到人的演进过程;人最初是从森林古猿开始演化而来,而森林古猿,顾名思议,便是从森林而来,从树上而 来,缘木而生;最初的演进,是从木开始的;人与动物起初的分水岭便是工具的使用;而木肯定是比石更早开始被我们的祖先使用的工具;之所以后来人们从石器开 始历史的叙述,是因为出土呈现的是石头,而非木,那是因为木的物质形态决定了它的保存方式比石要短,但不能就此证明生产工具中木器是可以缺失的;

   证据之二:大量出土的文物中,依旧有着鲜明的木器痕迹或者木器遗存;这是和早期先民的生活方式离不开的,他们过着渔猎生涯,而这两种生活都绝对离不开木 质。渔离不开船,船必须是木质的,我们从世界各地的人类先祖生存方式中可以找到这样的实例:跨湖桥独木舟;河姆渡木桨等;猎也离不开木,先民们最普遍使用 的猎器是弓箭,而弓与箭都离不开木;我们一般说石器时代的典型工具,会说到石斧,比如说越,越就是一群拿着石斧的人在大地上奔走,开拓着我们的生活;但 是,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知道,离开木柄的石片是不可能被称之为斧的;无论铁斧还是石斧,都离不开木柄,各民族都是这样(以我在哈佛大学拍摄的印地安石斧为 例),这是木器时代向石器时代过渡的标志。

  证据之三:人类的居住方式以木建筑为基本方式;即便是半坡文明,半地下式的建筑中,他的上 半部分,包括屋顶,离不开木头。从河姆渡文化中的杆栏式建筑中我们可知有巢氏的历史文明呈现。我国的少数民族很多都是居住在木质的房子中,如普米族的村落 多半分布在半山缓坡地带,住木屋,屋顶盖木瓦,墙壁多用圆木重叠垛成,当地俗称“木楞房子”。房屋一般长两丈、宽一丈,四角立有大柱,中央立一方柱,称为 “擎天柱”,这是神灵所在的地方,是一家人兴衰的标志;当代美国人的住房,几乎都是木结构的。

  证据之四:木,或者说森林,在衣食住行 上,无一不给人类最初的历史打下基因般的印记。衣,我们都知道树叶做衣的故事。在西方,有圣经故事中的亚当夏娃,他们是住在花园里的苹果树下的,偷吃禁果 后是用树皮树叶裹身离开伊甸园的;中国有聊斋说到仙女用芭蕉叶做棉衣的故事;食,木上生产出来的果实供人延续生命,这是人类生存的重要来源;住,以木建屋 甚至直接住在树上。唐代有个佛学大师,直接住在树上,就叫鸟巢大师;行;木车,木舟,一开始都从木开始;

  证据之五:从历史的记忆中去寻找石器时代的踪迹:

   1)从形而上的精神层面上,关于世界的起源,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关于金木水火土,其中的相生相克。木在这五大基本元素中,赫然在列;古语有云:“宇为 天,宙为地,森为万物”万物生生不息,木为万物之源,万物依木而生,“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和民间广为流传的“盛木为怀”的宗教情节,人类始终对 木不离不弃,是生命的依靠或是更多的钟情。

  从宗教上看,佛祖是在菩提树下出生的;基督教有苹果树,耶酥是背着十字架而死的;背景是木;

  2)从情感上说,人类恋木,崇尚木,珍视木,维系着不变的选择。“木者,春生之性”,指出木是生命之源,发自春天,代表着一种温存的属性。这尤其迎合了中国人的本性与性格:发于自然,内敛含蓄,体会生命之味后,最终归于自然。

  这种情感其实属于全人类。近日到瓦尔登湖,感受梭罗一百多年前在森林小木屋中的感受,人类回归自己的天性中,包含着回归创世纪时期的最初记忆;

   3)从审美的角度看木与人的关系;木材给人的自然感受、装饰效果是任何一种材料无法代替的,具体的形式:有形的如具有各地特色的传统或现代木建筑、木家 具、木装潢、木雕、木乐器等。无形的如人们与木、木材及木质环境相关的思想、行为和活动(如历史、文学、科教、技术、制度、经济等)。

   (木雕艺术同其他雕塑艺术一样,是伴随着人类的产生而生。只是一开始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直到人们有了审美,木雕才真正成为一门艺术。其悠久历史可以追 溯到浙江的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木雕鱼,即是我国木雕史上最早的实物。河南信阳战国大墓出土的木雕镇木兽,湖北云梦汉墓出土的彩雕木佣均为我国早期 木雕作品。只可惜,由于保存的手段有限,现今很难看到超过千年的木雕作品。)

  4)从人类作为大自然一个种族保护自己的本能,森林成为 人类的天然避难所。(包院长从园林角度提供了一个视角,最美的景观,就在森林与草原交界的边缘)所以,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 中,他将森林与平原对立了起来,用许多美好的词汇歌唱森林,并且说:上帝住在森林里。

  以上这一切,可以说是人类进化时期植入的遥远记忆,是不会随着现代化的进消亡的,但正在受着越来越严重的威胁。需要我们共同挖掘,呈现,发扬与光大。
 

编辑:陈瑶



IWCS

国际木文化学会(International Wood Culture Society)是由世界各地木材相关领域的热心人士为木文化的研究、学习和推广而组成的非营利组织。


留言
没有评论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