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木匠与可持续林地经营

爱尔兰木匠与可持续林地经营

Jun 14 2013

  约恩•唐纳利(Eoin Donnelly)是一个木匠,在爱尔兰国家遗址公园担任项目协调人,经常在公园里展示传统木作工艺。他同时也是Muintir na Coille组织的创建人,该组织致力于当地林地可持续利用的教育和发展。在视频中,约恩展示了传统脚踏车床的操作方法,并讲述了该组织的运作理念。 编辑:胡小霞

...more
“旋”出来的精彩(二)——木旋玩具制作传人樊森先生木旋表演及经验交流

“旋”出来的精彩(二)——木旋玩具制作传人樊森先生木旋表演及经验交流

Jun 06 2013

  2013年4月13日,由国际木文化学会组织的木旋技艺现场表演及经验交流活动在北京昌平区举办,来自山东省郯城县樊埝村的樊森现场展示木旋技艺,旋制一个小葫芦和一只可爱的玩具小猫。     樊森出生于木旋玩具制作世家,自幼受家庭环境的熏陶,对木旋玩具创意与制作表现出极大的天赋。         木旋是中国古老的传统手工技艺,山东郯城木旋玩具于2006年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国际木文化学会对我国传统木旋技艺的保护和传承的相关调研工作已经展开,并将继续挖掘整理相关内容,并希望通过相关活动推广使更多的人了解木旋文化,使古老的技艺得到应有的认知、保护和发展。   文字:刘柯珍 摄像:许志福

...more
“旋”出来的精彩(一)——美国木旋协会Terry Martin先生木旋表演及经验交流

“旋”出来的精彩(一)——美国木旋协会Terry Martin先生木旋表演及经验交流

May 28 2013

  2013年4月13日,由国际木文化学会组织的木旋技艺现场表演及经验交流活动在北京昌平区举办,美国木旋者协会无国界木旋者分会主席Terry Martin先生受邀来到中国给木旋爱好者带来一场精彩的技艺展示。参加此次活动的木旋爱好者共计30余人,他们分别来自北京、天津、山东、江苏等地。南京海威机械有限公司、太仓安德烈·斯蒂尔动力工具有限公司和木工爱好者网站(www.zuojiaju.com)对活动给予帮助与支持。     演示者Terry Martin先生出生于澳大利亚,是美国木旋者协会无国界木旋者分会主席,职业木工艺术家和作家。他从事木旋艺术创作30余年,在世界各地举办作品展览会,作品被众多艺术馆收藏,并已出版2部木旋方面的专著,在7个国家13种期刊上发表了300多篇关于木旋、木雕及相关学科类的文章。     Terry Martin先生现场展示了木碗、陀螺和圆盘的制作,操作的过程中,他不时停下来给木旋爱好者做讲解,从树木的生长、木料的选取、木材干燥,到如何用油锯截取木块、选用车刀、调整车床旋转速度、更换卡盘、如何卡住木块避免开裂等操作程序,使初学的爱好者有了一次难得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学习机会,受益匪浅。Terry Martin先生谈吐幽默,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山东省级木旋玩具制作世家传承人樊森也加入演示行列,现场旋制一个小葫芦和一只可爱的玩具小猫。             本次活动是国际木文化学会继2012年9月,在浙江临安“2012木文化国际研讨会” 同期进行的木旋技艺现场表演之后,又一次木旋技艺展示与交流活动。   木旋是中国古老的传统手工技艺,山东郯城木旋玩具和河南杨玘屯村木旋玩具分别于2006年和2011年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河北沙窝传统木旋技艺也正在申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木文化学会对我国传统木旋技艺的保护和传承的相关调研工作已经展开,并将继续挖掘整理相关内容,并希望通过相关活动推广使更多的人了解木旋文化,使古老的技艺得到应有的认知、保护和发展。   文字:刘柯珍 苏金玲 摄像:许志福

...more
可持续经营的Olguin锯木厂

可持续经营的Olguin锯木厂

May 23 2013

  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奥多比(Adobe)风格建筑因代表着美国西南房屋风格而著名。这些房屋由粘土、桁架和梁柱组成,木质材料主要来源于美国云杉和白杨。Dan和他的妻子经营着Olguin锯木厂,给当地人提供日常所需的建筑、家具用木材。目前他们已经营了28年。在这个影片中,他们讲述了西南房屋的风格,谈论自家的锯木厂,以及可持续经营业务的方式。   编辑:胡小霞

...more
从日本的传统木工技艺说起——访德国学者Mechtild Mertz博士

从日本的传统木工技艺说起——访德国学者Mechtild Mertz博士

May 10 2013

  意识到日本传统木工艺实务性出版物的稀缺与必要性,Mechtild Mertz博士开始着手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并对日本的传统木工艺人进行深入采访,最终撰写完成《Wood and Traditional Woodworking in Japan》这本书。在接受iwcs采访过程中,她谈到这本书的写作初衷并就书中的相关主题讲述了自己的见解。     作为德国一名细作木匠和家具修复艺人,Mechtild Mertz曾在日本学习并研究东亚艺术历史。她在皮埃尔和玛丽居里大学(巴黎第七大学)学习过木材解剖;她在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攻读植物学博士学位期间,得到京都大学可持续人文研究中心的支持,开始采访日本传统木工艺人。目前,她是日本京都大学人类与自然研究所的客座专家,并且是巴黎东亚人文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   《Wood and Traditional Woodworking in Japan》书籍介绍:http://www.mucai.org.cn/books-content.htm?books=69       编辑:胡小霞  

...more
婺源木商

婺源木商

Apr 23 2013

  在江西省婺源县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清朝乾隆皇帝修建宫殿,晓喻各地进贡杉木一百棵,要求粗如谷箩,长十丈,无节子。全国运去成千上万棵的杉木,只有婺源县的九十九棵符合要求。之后再降圣旨,悬赏黄金千两, 最后一棵杉木还是来自婺源。民间的传说也许未必可信,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婺源木商的辉煌。   婺源从明代起,有记载的木商数不胜数,西冲俞氏、江湾江氏、庐坑詹氏和坑头潘氏,都是世代经营木业的大家族。一代代木商,以其勤劳、执着和浓郁的地域特征闻名四方。   古徽州辖歙、黟、休宁、祁门、绩溪、婺源六邑,木商以婺源为著,休宁次之,祁门、歙县等又次之。所谓“徽多木商,然皆婺人”,“婺源贾者率贩木”(《婺源县志》),故有“婺源木商”之称。   婺源境内多山,林木资源极为丰富,其中又以松树和杉树为最多。据《大清一统志》记载:“婺、祁山多田少,乡民栽杉木为林,以供赋税,三四十年一伐”,有些山民“养生送死,尽在其中”。   婺源位于新安江和乐安江水系的源头,向东可经新安江、钱塘江直达杭州,向南可通乐安江经鄱阳湖接长江,远抵南京。   木商的整个经营活动,包括拚山、采伐、运输、销售等环节。这是一个复杂的流程,木商在其中也有山客和水客之分。从山场采伐运送到河边的商人叫做“山客”,把河边堆积的木材转运到消费地的商人称为“水客”。   据《徽商公所征信录》记载,杭州徽商木业公所由婺源人江扬言创办。每年的六月初一,都要举行集会。自清乾隆年间至1937年,从未间断。《徽商公所征信录》里还记载有十条疏通水道的办法,需要各个木行和木商遵守,“怀遵切切”。   自清代至民国年间,以婺源木商为代表的徽州木商,几乎垄断了江南乃至全国的木材市场。徽州木商在杭州和南京,利用大运河和长江之便,将全国各地的木材贩卖至主要的消费地,对木材商品经济的兴起和木材流通市场的形成做了重要贡献。   在木业界,婺源木商勤于经营、忠于朝廷,在生活中,他们更善于读书、乐于行善。创业成功之后的木商,不忘报本思源,在家乡大兴土木,留下了大量的民居建筑和祠堂书院。   衣锦还乡之后,他们不遗余力的为自己和后世子孙营建一座座院子。行走在婺源的乡村,随处可见宛如中国画般的白壁黑瓦,高大的马头墙,幽深的天井,还有美妙绝伦的砖雕、石雕和木雕。   对于婺源人来说,木材行业简直就是他们的第一行业。不仅如此,婺源人有着独特的杉木情结和木材文化。据说,每年的四月八日,婺源木商都要聚集在一起,祭祀以杉木为首的“五木神”。相传朱熹也喜爱杉树,他于南宋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回到故乡婺源扫墓,曾在第四世祖朱惟甫之妻程氏墓旁,手植杉苗二十四株。八百多年过去了,朱熹手植的古杉,现在尚存十六棵,静静的矗立在文公山上,供后人瞻仰和凭吊……   “以其赀寄一线于洪涛巨浪中”。婺源木商,早已湮没在历史的洪涛巨浪,浩浩荡荡的木材时代也落下了帷幕。今天,他们的故事,依然流淌在他乡的江边河畔,也徜徉于徽州的寻常巷陌;他们的事迹,永远镌刻在古籍的字里行间,也留传于百姓的美谈佳话。 摄影:许志福 编辑:王培文

...more
红木文化内涵与科学定义——访江苏工美红木艺术研究所所长杨金荣先生

红木文化内涵与科学定义——访江苏工美红木艺术研究所所长杨金荣先生

Jan 08 2013

采访时间:2012年11月 采访地点:2012中国-东盟林木展示厅 采访嘉宾:杨金荣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江苏工美红木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 采访记者:赵广杰 国际木文化学会副会长 采访实录: 赵广杰:杨所长,您好,今天想跟您唠唠红木概念的事。中国有个特定的文化——红木文化,它的内涵是什么?红木有一个科学的定义,他们之间的协调性,或一致性,您怎么看? 杨金荣:这还真是个关键的问题。长期以来,红木没有明确的定义,据我所知,现在涉及的这个红木的范围,不是一个纯粹木材的概念。本质上来讲,它是一个文化概念。如果要提其中的差异性,文化和科学是并行的两个轨,不交叉。而实际上,我研究的结果发现,它是以红木文化为底蕴的,科学是手段。而历来手段不断的更新和它(文化)是不矛盾的,相辅相成的,互相促进的。   随着红木文化的不断发展,对材种的拓展,对工艺手段的进步,则牵涉了科学研究。包括木材,原来没有国家标准,现在有了国家标准,而有了国家标准的原因就是要给他一个科学的定义。但是文化在先,科学用手段来补充它,把老百姓强烈的文化需求用科学的手段来补充。我从来认为红木文化和艺术是不矛盾的,是相辅相成的。在演讲时,我和林教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度。但是在高端上,我们碰上了。我对他创造了新材种的出现,很欣喜。因为长期研究红木文化发展的结果发现,文化要想传承,如果这个载体断掉了,请问怎么传承。而他从科学的角度来谈,我相信他已经在关注我这个事了,所以我们碰上后都感觉有点兴奋。 赵:刚才您讲的,红木,就是我们建的那些木材,五属八类33种,来支撑红木文化。那么现在从森林资源来看,红木资源逐渐枯竭,因此红木文化要延续下去,您看要怎么做好? 杨:首先,我觉得要有个高端的对理论的整个架构的顶层设计。我们国家现在谈这个事(红木标准规范),我觉得也是到时候了。开始初级阶段的乱象,这个过程省不了,但这不是我们要的结果。我们可以容忍这个过程发生,但作为一个有责任的专业人士,没有理由让这种现象持久。   我个人认为,针对以上问题,可以有多种思考。一个在木材的代用上,还有就是这种文化和产生的艺术品跟更多的人分享的话,我觉得可以从高端的设计,和艺术品的创造,提供设计资源。这样在材种的扩大上,在工艺手段的更新上,要解放思想,大胆磋商。文化传承是不以我们意志为转移的,是一定要传承的,或者说文化的发展是无限的。而作为我们现在所限定的五属八类33种这个宝贵资源是有限的。用有限的资源支撑无限的发展,理论上是矛盾的,因此这就需要我们专家解放思想,来打通它。这个打通就是在传统上拓展。这种拓展是有序的,用科学的手段,在专业上先研究出来,然后在社会上推广,而不是先搞群众运动,大家都上,把资源用光了再来考虑,那就不行了。 赵:执行这么多年来,您觉得它的好处在哪,弊端又在什么地方? 杨:这个问题提的好,好处呢,当时这个标准是为市场提出的,因为市场行为先开始。有了这个标准秩序,就可以让大家知道不要乱来,已经根据大家约定俗成认定的东西,我认为这个标准的积极作用是存在的。这个标准,让当时如潮水般汹涌的全国的红木热冷静一下,我们来理理这个木材究竟这个约定俗称的,已经被大家认定的,是那几属哪几类,先限制个范围。但是你注意,这个标准里还有个好的地方,当时我也提了这方面的意见,就是关于这个标准不能定死,虽然是五属八类,但有一条,这33种,将来符合这几个标准的,有个必要条件,这就留下了一个活口。现在的观点,可以再大胆一点,可以把这个属再扩大。 赵:打断一下,国标在实施过程中,尤其开头的那四个条件,他的操作性后来有没有实质上补充了第34种? 杨:有,像越南黄花梨,就叫东京黄檀,原来属里没有的,但是现在是的,专家都认定是的,我也认为是的。符合国家标准,和海南黄花梨一样,都属于黄檀属,而且比重0.76以上,毛孔2μ以下,都是对的,这样就符合了国家标准。所以这个标准的作用啊,是有入口的。但是对于未来的发展,我认为还可以解放思想。当然还有辅助的东西,从我实践研究发现,还牵涉很多,跟科学无关的,是人们感知的,我称之为“木性”。木性研究就是对人的感知研究,这是文化脉络的,这种人对木材的感性认识,在业内是公认的,但是没有科学标准。 赵:那就是有一种可能,这种木材,人们在认识当中有一种相当于红木的感觉,像这种东西,怎么把它纳入红木文化的范畴? 杨:这种情况,我认为要打开总的限定,打开五属八类。当时标准里设定了一个类,这个类在木材科学里是没有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创造。 赵:一般是科属种。把这个类提出来,也是一个好的用意。 杨:把这个类提出来,也是结合了当时的国情,这个类提出来,也是当代人的一个文化创造。所以当时对这个标准,我一方面表示支持,另一方面,我保留一部分意见,将来可以拓展。当然这个拓展应该是有序的,科学的,认真的。这样呢,把我们以后发展的方向尽量沿着一个健康的方向。 赵:能不能从开口地方,把四个基本条件慢慢往里面续? 杨:可以考虑的,但是我还强调有序,因为现在弄得不好就有些经济因素插在里面,搞乱了。 赵:这是一个动向,所以国标要修订,修订满足市场行业的需求。 杨:我认为,标准固然是为市场服务的。而根据整个国际的木材情况,有两个方面的原因,我认为可以拓展,一个是材源越来越紧张,将来联合国、国际上一旦经济恢复后,我的判断,会禁止好多木材砍伐,就是五属八类33种,就是眼前的事。如果我们的文化想发展,市场想繁荣,我认为适当的有序的拓展有必要,而这个必要,我个人的观点,在五属八类上可以拓开。那几个标准可以暂时缓一缓,比重、毛孔、色彩包括油性都符合中国红木标准。作为一个标准来讲,科学来讲,那些东西可以缓一缓,先从种上开始,这样的理论根据是什么呢,因为这是从文化当中发展时,就是按照这几个标准来的,分量、毛孔、纹理、颜色。 赵:您认为现在这个标准充分体现了咱们的红木文化了吗?体现在哪些部分呢? 杨:我认为它在充分尊重文化的基础上,用科学手段加以支持,定型定量分析,对文化的发展起着健康推动的作用,不能否定。设想一下,如果当初没有这个红木标准,不知道现在红木市场要乱成什么样?有序的拓展红木的种属和文化标准的概念有益于红木文化艺术的传承和发展。 赵:下次在修正的时候有没有必要加上红木文化内涵的体现,因为制定标准的往往是搞自然科学的人?主要看比重,组织构造等。 杨:非常有必要。不然我们就走到纯粹的技术上,和文化又不交叉了。 赵:因为红木本身不是纯自然科学 杨:不是纯粹的,比如这次标准里扩大了类的概念,就被行业接收了。如果没有类的概念,只有种属,因为红木文化诞生的时候,科学还没呢,不能用科学来否定,没法否定,这是个历史文化。 赵:您对中国红木文化的传承和创新,尤其是创新,您怎么看?有人说,这红木文化不能创新。 杨:这个不能创新,可能跟文化无关。不客气的说,这是业余的说法,不专业。因为文化本身本质就是创造。哲学家告诉我们,文化是什么,文化就是为人的取向,人为的程序。如果跟人无关,那跟文化也就无关了。创造就是文化的生命力。创造也不等于乱造。文化传承,历史,传统,我是这样看的,比如说传统,有些人在谈到传统,认为是历史上的某一个点,是不能变的,或者说一变就不传统了。我长期搞传统的东西,我反而觉得传统是一个链,链条,他跟线有什么不同呢,他是一脉相承,互相连着的。但是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特色,每个时代的特色就是一个圆圈,上面套着这个传下去。打个比方,我们穿服装,是穿汉代的、明代的,清代的,哪一个传统呢,哪一个又不是传统呢?我们现在如果没有这个圆,将来这个链到我们这不就断掉了吗?所以,我的结论是,传统的核心的东西是一个精神的,本质的东西不能变,形式在不断的改变。比如说我们传统的工艺里,讲究的是顺应自然,或者哲学里叫“道法自然”。如果说我们不自然了,用西方的所谓对抗手段来造物,这就违背传统。 赵:我理解。您是说,传统文化里有不变的东西,是精神,而变的是形式。这种精神的表现形式一定要变,要顺应时代的发展。 杨:再比方说,我问易经是不是我们传统哲学思想一个核心的价值观。那易经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呢,就是变,如果我们把变都丢掉了,那就等于把最早的传统给丢掉了。这是我的理解啊,我认为传统就是精神不变,形式一定在变,因为形式变了后才能进步,如果不变,怎么进步呢?我们现在都在用电脑,微博时代,科学的进步,给我们带来很多幸福,提高了我们生活中幸福指数。再比方说,我们在开料时,我们除了用电锯,还得用拉锯。两种据是有差距的,我们要应变。应变并不表示全部丢掉,又走向另一个极端。   中国的文化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他不强调一个决定的东西,是和非都不是那么明确。我感受到红木文化,一个是木文化的一个分支,而这个分支是发展到高端的一个成果,这个成果是以红木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假如我们把文化比成一个有根有枝有叶的大树,他来源中国传统的哲学文化。到树干是就成了木文化,木文化到了高端就是红木文化,硬木的文化。而这个文化又转换成以红木为载体的工艺文化,这个工艺文化结出来的一个果实就是红木艺术。最后开出来的花,结出来的果,是红木艺术的果实。这样来讲,红木文化我把他概括成一句话就是,红木文化是以木为载体的,能够最大限度的展示中国人特有的传统技艺的,一个三维空间的,综合的艺术。 赵:好,谢谢!   编辑:胡小霞

...more
吴学忠大师作品解读

吴学忠大师作品解读

Dec 29 2012

采访时间:2012年11月 采访地点:2012中国-东盟林木展示厅 采访嘉宾:杨金荣 中国江苏工美红木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 采访记者:苏金玲 国际木文化学会 秘书长 嘉宾简介:   杨金荣先生,国家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现任江苏工美红木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高级研究员,兼任国家级培训项目“中国红木古典家具高级研修班”主讲教授,是江苏省“精细木作工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红木制品”国家最高司法鉴定责任人。   从事红木文化艺术事业三十余年,在新产品设计、新材种开发、新设备引进、新公益推广等诸方面作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主持起草了中国第一部红木制品质量地方标准(DB32/T368-2000),填补了此项空白。长期坚持红木文化艺术理论研究和实践,创造了《红木概论》的系统理论。主要内容包括“红木文化艺术载体论”、“三大属性论”、“红木艺术价值论”、“红木艺术审美原则论”以及“《红木学》研究及其学科分类”等一系列重要而十分独特的学术新理论成果。 吴学忠简介:   吴学忠,1941年生,男,江苏省南通市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1958年考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师从傅抱石、陈之佛、吕斯百等名师。1963年至今,从事红木制品的研究和创作,是红木结构型雕刻摆件的创始人。   他从艺40余年,作品获奖多达45项,在红木制品三大类别----雕刻艺术品、结构型摆件、艺术家具中均有传世精品。为保护他的艺术成就,江苏红木文化艺术研究所收藏了他的大部分作品,并成立了吴学忠大师工作室。现为高级工艺美术师、高级研究员。   编辑:胡小霞        

...more
红木文化与传承——访中国江苏工美红木文化艺术研究所杨金荣所长

红木文化与传承——访中国江苏工美红木文化艺术研究所杨金荣所长

Dec 29 2012

采访时间:2012年11月 采访地点:2012中国-东盟林木展示厅 采访嘉宾:杨金荣 中国江苏工美红木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 采访记者:苏金玲 国际木文化学会 秘书长 嘉宾简介:   杨金荣先生,国家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现任江苏工美红木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高级研究员,兼任国家级培训项目“中国红木古典家具高级研修班”主讲教授,是江苏省“精细木作工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红木制品”国家最高司法鉴定责任人。从事红木文化艺术事业三十余年,在新产品设计、新材种开发、新设备引进、新公益推广等诸方面作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主持起草了中国第一部红木制品质量地方标准(DB32/T368-2000),填补了此项空白。长期坚持红木文化艺术理论研究和实践,创造了《红木概论》的系统理论。主要内容包括“红木文化艺术载体论”、“三大属性论”、“红木艺术价值论”、“红木艺术审美原则论”以及“《红木学》研究及其学科分类”等一系列重要而十分独特的学术新理论成果。 采访实录: 苏金玲:杨老师,您好!请您给我们讲讲您是怎么理解红木文化的。 杨金荣:由于一般人谈红木的时候只能谈到红木的某一个部分,所以老百姓就看不明白红木是怎么回事儿。其实我们把红木比作一张桌子,它有四条腿,一条是“木材”,一条是“制品”,一条是“文化”,一条是“艺术”。木材和制品构成了它的阳面,是可以看得到的;文化和艺术是藏在里面看不到的,文化是根,通过这个树干长出来的花就是艺术。这四条腿一个阴一个阳,构成了整个面,这个用中国的哲学文化来解释就很简单,它就是太极里面的一个阴阳组合,四个点就是四象,用易经就是这样来解释,但是我们现在把它破解开来从四个方面解释就很清楚,所以我们谈红木的时候就包括这四个方面的内容。 苏金玲:您用四条腿描述红木文化很形象。 杨金荣:这张桌子为什么四条腿,三条腿就立不稳,如果我们拿掉木材,只谈制品,比如某一件家具,或者谈这个家具里面的文化内容和艺术成就,但是随便你怎么谈,离开了木材做基础,它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所以不能忽视木材,忽视原料。如果我们把另外一条腿拿掉,把艺术拿掉,我们知道用很好的木材,做了很大的很漂亮的东西,也知道是什么人做得,用什么工艺做得,这些文化都存在,但这个东西怎么看都不美,不能让人赏心悦目,不能让人可以持续地审美而不疲劳,那就失去了艺术。这张桌子放在这可以用,但是不能持久,所以这四条腿的比方应该是很形象的。 苏金玲:听您所讲是对红木文化的一个全面的理解。 杨金荣:这样红木就变得生动了,不然看红木的时候,大家云里雾里看不明白。我把它比喻成四条腿以后来看,谈木材的来源、发展,从科学的研究到材种的发现,新材种的开发都是我们研究的课题。 苏金玲:我特别欣赏您讲的文化概念,很多人有不同的理解,您理解的是与文化有关,与创造有关。 杨金荣:几千年来,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是地域的人所创造的,我们抓住这个本质以后就抓住了红木文化的脉络。我们谈木文化,要是避开红木文化是很难让人感到满足的,因为红木文化恰恰是中国木文化在明代发展到高端的一个结晶,所以这个问题是绕不开的,我们不能回避红木的文化和艺术,相反你不谈这个问题就谈不透,好比身上有某个地方痒,你挠了半天费了很多劲还是痒,所以必须切入到文化层次去研究它才能谈透。 苏金玲:您研究红木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中国红木文化的发展历程是怎样的? 杨金荣:红木文化的发展历史并不遥远,尽管木文化很悠久,但是红木文化是到明代才绽放出来的一支璀璨的、艳丽的花朵,所以它前面有很多支撑,比如蝉在地下六七年才能出来成为生命。红木文化属于木文化里面的一个分支,这个分支是到明代时期才绽放出花朵,清代以后逐渐衰落,一直到国家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才带来了红木文化的繁荣,整个历史周期是这样的。但自此繁荣之后,近代红木发展却跟不上理论研究。 苏金玲:是什么缘由促使您开始接触红木的。 杨金荣:我最早是因为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需要用红木的艺术品换取外汇,然后就投身到这个事业中去的。从头开始,在实践当中不断得学习,一直积累了三十多年,有幸接触到红木最根本的东西或者说第一线的东西,包括从木材到制作,到工艺,到生产,到刀具。后面一段时期,我发现我们缺乏高端的理论定位,因此,我就把我这三十年的经验提升为红木理论。 苏金玲:红木理论研究的现状是什么样的? 杨金荣:红木目前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我现在尝试建立这个体系,在十几年前提出了要进入红木学的研究。红木学,我大概列举至少有六大学科,第一是关于红木的木材学,第二是为什么要做成某种形状,有结构学、结构力学、人体工程学(做成什么形状才符合人的身体功能需要)、还有造型美术、雕塑艺术、精细木头技艺。这每一个领域都是一个专门的学科和学问,所以不进入这种体系的科学研究,将来我们的发展就会有瓶颈,遇到没有材料怎么办的问题。我的观点很明确,用简单的一句话讲,红木的文化发展是无限的,而作为红木文化艺术发展的载体的木材资源是有限的,如何让有限的资源服务于无限的文化和艺术是摆在我们当前重要的课题,而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而且是必须解决的,因为文化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既然红木是我们创造的,我们应该继续以创造的心态对待它。简单讲,世界上有木材,就会有红木,这就是我的结论。 苏金玲:您对文化的传承和材料的可持续有什么想法? 杨金荣:材料的可持续发展,我认为将来可以有序地、渐进式地扩大材种,比如说5属8类33个材种是2000年国家标准认定的,但是我认为根据中国传统文化的习惯,种和属可以忽略掉。我认为三个原则标准是文化的标准,一个是分量,一个是结构,一个是纹理,从科学的角度来讲,结构指毛孔;分量指比重;文化是从纹理来的,我们要看纹理的艺术表现力,有的纹理很呆滞,看一百块木材都差不多;有的木材千变万化,适合做艺术材料,但是做家具另当别论。红木文化高端的追求是艺术,艺术要追求纹理,纹理符合人的审美习惯,现代人们审美的色彩扩大,我讲阳材是暖色系的,大家要冷色系的,这个我不反对,但是从红木文化、中国阴阳传统文化来讲,红木仍然属于阳材的范畴。我想文化的发展必须符合广大群众大多数人的需求,没必要制定多么具体的标准。制定个原则的标准即文化的标准,以科学作为手段服务于文化,而不是文化服务于科学,这样,我认为方向就健康了。如果文化仅仅是服务于经济,可能会把红木文化的发展引向另外一个方向。我这里提出来的是经济手段、科学手段都可以为红木文化服务,这样红木文化才可以延续下去。 苏金玲:谢谢杨老师!   影像:陈东明 文字:王 丽 编辑:胡小霞  

...more
专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冯文土先生

专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冯文土先生

Dec 27 2012

采访时间:2012年11月 采访地点:2012中国-东盟林木展示厅 采访嘉宾:冯文土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采访记者:苏金玲 国际木文化学会 秘书长 嘉宾简介:   冯文土,1943年生于浙江东阳,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师从木雕宰相黄紫金,在对东阳木雕传统技法研究的同时,注重创新发展,独创出“半圆雕”、“自形木雕”、“树皮胞雕”、“根石雕”等多种适应时代风格的技法和形式。   优秀作品有《西双版纳的春天》、《杨八姐游春》、《刘三姐》、《四大美女》、《树皮少女》等选送国际博览会和全国工艺美术展览。   首次对东阳木雕作了十三种雕刻技法的理论总结,编著了《东阳木雕技艺》一书,由浙江科技出版社出版。并撰写专业论文《论东阳木雕建筑装饰艺术》、《东阳木雕家具造型》、《妙趣横生的自形木雕》、《论东阳木雕的风格和技艺》等在国家级及省级刊物上发表。 文字实录: 学艺拜师的经历 苏金玲:冯老师,您好! 冯文土:您好! 苏:您是土生土长的东阳人,从儿时的印象当中,您还记得东阳人生活中与木材和木雕有关的事情吗? 冯:我是土生土长的东阳人。东阳是国家命名的木雕之乡,去东阳农村里面到处可见木雕的东西以及师傅在做木雕的场景。我小时候总是喜欢去看木雕、家具、建筑构件等。木雕用处很大,到处都有,包括实用品,比如线板、家具等,都有雕刻。 苏:您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学习木雕的呢? 冯:我从小学读书的时候就爱好美术,包括艺术、木雕,14岁懂事的时候就爱好泥塑、木雕、画画,16岁考入东阳木雕技校。 苏:小时候您就喜欢美术,做一些泥塑,您主要做什么造型? 冯:做一些动物、人物造型,还会临摹连环画里面的画。 苏:16岁考入东阳木雕技校就想做木雕了。您在技校时有一位老师叫黄紫金,您能否讲讲当时拜他为师的情况? 冯:我们木雕行业没有独称的,解放前都是内部命名,做得最好的是皇帝,其次是宰相,第三就是状元,在同行里面分的。第一是皇帝,我师傅属于宰相,所以我拜宰相为师。 苏:那时候,技校这么多学生是自己主动去拜师,还是老师要看上哪个学生? 冯:一个是老师得看, 其次领导的安排,关键是培养有前途的,苗子好的,才收这个徒弟,一般的是不收的,有出息的从小就能看得出来。 苏:黄大师那时候多大年龄? 冯:我那时候十七八岁,老师五十多岁。 苏:您能给我们讲讲刚开始跟随老师学徒的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吗? 冯:我师傅是一个很直爽、很外向的人,他没文化,字写得特别好,他小学都没毕业。他总是给我讲一些道理,说一个人要勤快,木雕什么都要做,看到的要做,看不到的也要做,就是说看到的比如人物、花鸟、山水,看不到的如龙、凤,所以木雕做得面很广,学的东西也很多,还要多注意观察,古代的人看戏,戏迷会去看演戏人的服装、发型,各方面需要多走多看。他告诉我有一次为了画漂亮的鸟,这只鸟飞到哪里他跟到哪里去观看,那时候没有相机,只能追着去看,就是这样学。 苏:那时候老师在生活、思想方面对徒弟有没有一些指点? 冯:我们带徒弟是解放以后了。解放前,徒弟没有学习技术的好条件,解放后,思想也解放了,带徒弟都想把他培养好,老师对我们的生活和技术方面都很关心。我当时二十岁,要谈恋爱,老师就告诉我要好好学习,等学好几年再谈恋爱。 木雕作品解读 苏:您的名片上面有一幅您的作品,叫《喜满堂》,这个作品您是哪一年创作的? 冯:这幅作品是2002年创作的。树皮雕技法作为木雕的一种技法是我独创的,别人没有做过的,这个是在七十年代做得。这个品种要因材施艺,材料怎么长的,就要做什么东西,比较难找。作品做了几十个,真真效果好的也不多。 苏:刚才您提到您自创的树皮雕,是不是还有一个半圆雕,当时您是不是因为拿到这样的材料想到的这种技法。 冯:东阳木雕需要创新。因为传统的技法和形式别人已经看多了,所以我们要创新,让别人看了有新鲜感,从创新的角度就创造了几种技法,树皮雕、半圆雕、自形木雕三种技法都是根据自然的生长状态来雕刻的。 苏:《喜满堂》是您最初的一幅作品还是后来发展起来的? 冯:是后来发展起来的一幅作品。刚开始做比较小件的,有好几件是拿到北京评大师的作品,后来做成熟之后,雕刻了小孩子、小女等。 苏:作品也是您命名的? 冯:是的,命名很重要,使别人看了产生丰富的想象力。 苏:《喜满堂》作品是您当时看到树皮的样子就想到了是个婴儿在树木中诞生。 冯文土:那幅作品总长一米左右,上面是一个母亲的头像,下面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加上另一侧隆起的树瘤形成一个双胞胎孕妇。 苏:那幅作品用什么木材? 冯:椴木。 苏:您用多长时间把这幅作品完成的? 冯:东北的椴木比较细腻,比较洁白,作品大概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完成。 苏:我们知道您其他的代表性作品如《西双版纳的春天》,还有《八十七神仙卷》,能否给我们讲讲您当时创作这两幅作品的想法以及作品的特点。 冯:那是两幅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一幅是表现现代人物、风景、树种,热带雨林的树种与东阳木雕的技法是很接近的,传统的树叶和热带雨林的树叶在装饰上很像,所以我特别要做一个热带雨林的现代题材的作品,做一个西双版纳的泼水节。热带雨林的植物很丰富也很漂亮,所以这是一幅代表性的作品。还有《八十七神仙卷》是一幅仿人画、仿古画的作品,也是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木雕技艺传承 苏:有好多人想去您那里学习,您收徒弟的一个标准是什么? 冯:我今年又收了两个徒弟,现在共有十五个徒弟。我收徒弟有三个标准,第一,人品要好;第二,技术要好;第三,有望培养成为大师的。 苏:刚才您讲了收徒弟有三个标准,这些年轻的艺人要达到一定的水平,到您那里去是不是要给他们进行一个提高的过程? 冯:主要是他们做到一定程度技艺水平再提高不上去。原则上,木雕的技艺、绘画的基础方面,需要我们提高一步,需要我们指导,他们很想拜我们大师为师来提高,这一步跨上去像门槛一样,就提高一步,跨不上去总是这个水平就需要提高。现在许多人说您是不是要收关门徒弟,我说我还没有关门,我现在还能讲,还能做,还能动,我也是国家级的传承人,现在还不能关门。 苏:年轻人学到老,您也一样,一直要把您现在的技艺传授给年轻人。我们国际木文化学会倡导“木材真好”这样一个理念,使大众关注木材,理解、了解、认识木材,同时也要欣赏木材,您自己对木材有什么样的感情? 冯:我很高兴了解您们国际木文化学会,特别崇敬您们对木文化的研究。木材里面的文化内涵很深,包括红木及很多品种的木材,特别是我们雕刻的木材千奇百怪,几千年的木材也有的,而且很有灵气,通过我们的雕刻给它一定的生命力。像阴沉木沉在水里、泥土下面,几千年,把它捞出来加工成有生命的、有文化的作品,所以木材是一种有灵气的材料,我感觉您们学会是很好的。 苏:刚才听了您自己对木材的一种感情,您要一直传授下去您的技艺,就像一根蜡烛一直燃烧下去。谢谢您!   影像:陈东明 文字:王 丽 编辑:胡小霞

...more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