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látová与木偶之恋

Pilátová与木偶之恋

Feb 24 2014

   在斯洛伐克,Pilátová一直坚持做传统的牵线木偶,尽管新的工艺几乎已经占据了年轻一代的生活。为了重振这美丽的传统,Pilátová倾注了他 们全部的时间和精力致力于教学各个年龄段的人,以告诉人们提线木偶的乐趣与精神。他们享受这种木质感和提线木偶带来的乐趣。他们的快乐,我们现在与你分 享。   编辑:王丽

...more
采访竹编工艺师陈少文师傅

采访竹编工艺师陈少文师傅

Jan 27 2014

嘉宾简介   陈少文,13岁开始从事竹编,曾获“竹编工艺师”的称号,道明竹编大赛评委。 专访时间:2010年7月20日 专访地点:四川省崇州市道明镇 专访记者:周妮 专访摄影:王培文 黄禹铭 专访实录 周妮:陈师傅,您好! 陈少文:你好! 周妮: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陈少文:谢谢! 周妮:我想问一下,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竹编的? 陈少文:我58年小学毕业后,59年因为当时好奇,捡了一些废料,就编了一个产品。59年我就开始了。 周妮:嗯,59年。 陈少文:嗯,1959年,到现在已经有51年了。因为当时十二三岁的孩子,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自己也想学个手艺。一是好奇,第二是想学手艺,就开始从事竹编。 周妮:您刚才谈到您第一个产品,您第一个产品当时对您有没有什么影响呢? 陈少文:当时检他们的废料编了第一个产品,当时我父亲在从事竹编,但是他只不过是“半片子”,意思是从原料到成品他不能够完全自主,他只能做半成品。我捡了废料过后,第一个产品卖了三块三毛钱。 周妮:三块三? 陈少文:嗯,当时就对我有很大的刺激。59年的三块多钱,当时米大概八分二一斤,三块三毛钱买四十斤米。这个对我就有很大的刺激,从事这一行能够养家糊口。 周妮:养家糊口? 陈少文:嗯,主要是好奇。编第一个产品后,就激发了我的兴趣和从事这一行,收益来养家糊口这个想法。 周妮:在竹编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陈少文:困难有的是。竹编,如果说你技术和经验很淡的时候,编一些东西,就像写字一样,多写一笔,这个字就是错字,多挑一片篾条,这个产品就是错的。 周妮:您说的是技艺? 陈少文:哦,你这个技艺是错的。 周妮:在创新方面? 陈少文:在创新方面,很多地方、很多时间都是整不懂,头昏脑胀的,有的是。只有去请教比我高明的师傅。 周妮:去学习? 陈少文:请教和学习。如果不请教师傅,有可能半途而废。 周妮:嗯。 陈少文:一个产品要成功,必须得请教师傅。 周妮:我们道明竹编,就是一个学到老、编到老的过程。 陈少文:对。还有最难忘的经历,六七十年代,我们去进原料,大概要跑到二三十公里以外的地方,而且是步行和肩扛。 周妮:原料? 陈少文:嗯,运过来的原料。这些经历我很难忘,上边基本上走到灌县(现都江堰)。 周妮:都江堰那边? 陈少文:嗯,现在是都江堰。底下走过大邑县新场,步行肩扛。 周妮:本地的竹子不够吗? 陈少文:当时我们编的是提兜和编篓,我们本地没有那种白夹竹。 周妮:白夹竹? 陈少文:嗯,慈竹有的是,没有白夹竹。在都江堰的太平、大邑的新场,才有这种原料。每一次来回半个月,这是我十几岁最难忘的事情。现在机械化,交通也方便了,不用劳动强度,我们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手工。 周妮:我们看您这里有一张照片,好像跟竹编书画有关,您可以谈一下道明竹编书画吗? 陈少文:书画大体上要扁篾,才能够编花草、飞禽、走兽、字画。 周妮: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道明竹编分为哪些种类呢? 陈少文:道明竹编,现在可以分三类,以前只有两类。以前就只有大篾和丝篾,没有扁篾。大概是九几年吧,杨继军在青神引进了这个技术。在我们道明镇,到现在只能说算起步了,还没有普及。 周妮:您刚才说的大篾是? 陈少文:大篾就是晒垫。 周妮:农业用的? 陈少文:嗯,农业用的晒垫、箩篼,装谷子的。 周妮:嗯。 陈少文:比如我们装柴火的那个背篼,以前有囤子,现在没有囤子了,这一类都属于大篾,因为最起码都有这么宽,它是宽篾。我们编这些,属于丝篾。 周妮:很细的? 陈少文:嗯,很细的。还有,必须要通过一种工具,把它拉的粗细均匀、厚度均匀。 周妮:对材料要求比较严格。 陈少文:对材料要求比较严格,因为粗一根、细一根的。 周妮:不好看? 陈少文:不 美观,还有就是编起很难制作。丝篾,花样百出,可以随心所欲,大小、花色、形状,都可以随心所欲。如果我想起什么东西,按照自己的思维,就可以编大编小、 编坛编桶,这个都可以,只要技术到位了。可以说就是说想编什么都可以。但是人不是万能的,很多东西自己还编不起的有很多。 周妮:需要互相学习。 陈少文:都还要互相学习。上次崇州市幼儿园就请三四个师傅,现场编制给他们,幼儿园的小孩就这么大,但是他们要编什么呢?编青蛙,编虾子,…… 周妮:小动物? 陈少文:编小动物。但是一般人,包括赵思进,他都编不起,什么原因呢?因为原来大家都编这些东西都讲究经济效益,没有人去编这些玩具、小动物,说穿了就是没有学过那种技术。竹编这一行,真正的要把它学精,跟读书一样的,学不完。 周妮:在你看来,竹编产品是一个实用产品,还是艺术产品呢? 陈少文:嗯,大概分两种,以实用产品为主。不管城镇或农村,以实用产品为主,什么原因呢?因为比如城市里,他买个花瓶,来插花还是实用,既实用又美观,农村里大部分都讲究实用。 周妮:比如说? 陈少文:我先前说,编个菜篮,可以拿到街上去买菜,对不对? 周妮:嗯。 陈少文:编个兜兜,我可以装鸡蛋,对不对? 周妮:嗯。 陈少文:编个盘子,像这种盘子,我可以摆到桌子上,有客人来,放水果、花生、瓜子、糖果,是一套。 周妮:嗯。 陈少文:我就设计了一套,一个放水果的,一个放瓜子的,一个放糖果的。 周妮:嗯。 陈少文:这三个盘子,含义就是这样的。一般既实用又美观,大部分都是这样。所以实用的产品,大概要占百分之七八十,只是属于美观的产品很少很少。像成都的瓷胎,它既美观又实用,编茶具、编酒具,它都是既美观又实用。 周妮:嗯。 陈少文:只能作为观赏的很少,像墙壁上挂的这种,纯粹是观赏的,这种产品很少。 周妮:实用加美观,是一种发展趋势? 陈少文:嗯。还有它可以有再生利用价值。比如说竹编食品包装盒,装食品是实用价值,里面的食品吃过后,放那儿又美观,都是以这些东西为主,既美观又实用。 周妮:我听说,您去年参加过道明竹编的评委,您是根据什么来评判作品的好坏呢? 陈少文:嗯。我原来准备参加,这政府和竹编协会的会长不同意。 周妮:他们让你当评委? 陈少文:哦, 让我当评委,结果我没有参加。我也尊重领导,就没有去参加。评委以技术我也算不上,以工龄来说毕竟五十多年,但是在道明镇,我的知名度也不高,但是像我这 一类的技术人员也不多,所以就听从领导安排当了评委。作为评委,我就以我五十多年来的经验和技术,来评价每一个产品的好坏。当然,产品各有特色、各有千 秋,每一个参赛人员都有自己突出的技术。比如,有人编这个小小的铃,这么大点,但是有些人不一定能编起,别看它只有这么大。竹编是一窍,意思是一窍不通, 你这个产品就要报废。所以我们编新样品、新产品的时候,报废的有的是。 周妮:有不同的参数吧? 陈少文:不懂的时候求师傅,只要比我高明的人,师友师兄。评价他们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好中选好,评了一、二、三等奖,一等奖三百,二等奖两百,三等奖一百。 周妮:奖金? 陈少文:嗯, 奖金。我们支部书记原来要我去参加我不去,当时杨本季(音)和周蓉健他们都要我去,我就不好推辞。当评委就对他们的个别作品,我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但是我 希望他们生产出的产品,超过我甚至超过赵思进。什么原因呢?因为他们毕竟年轻,搞竹编的这批人,赵思进七十几了,我六十几了,像我们这个年龄还在从事竹编 的不多了,对他们有些鼓励,提点建议。丁志云,我给他提过建议,他那有花瓶,你们也看过了。我说你这花瓶太小了,不协调。 周妮:嗯。 陈少文:他那花瓶拿了二等奖,他的女儿拿了一等奖。我说你那花瓶,盘盘这么大,左右再加三公分,它就协调了。当然,不足的地方提出的建议,好的方面要表扬。 周妮:不足的地方指出? 陈少文:嗯。 以后希望他们改进了,手艺越来越精湛。我以后把我的手艺带到棺材里去了,我的下一代又没有继承人。我的孩子都不从事竹编,以前做过,现在没的人做了。我带 到棺材里有什么意思?我给他们提出建议,以后他们发展壮大。他们年轻,我们这个年纪,已经是淘汰的人了,是不是?现在不中用了。 周妮:陈师傅,我还想问一个问题,您觉得竹编是不是一个创新的过程呢? 陈少文:嗯。 比如说像这个东西,它很小,如果我把它编大一点,都叫创新。那怕一模一样,什么原因?你要决定它的规格、高矮、长宽,还有需要多少原材料,多少篾条,这个 都叫创新。这个把子应该怎么装,装多高,装多大?只要它形状、大小不一样,都叫创新。你拿起来要协调。像我这个兜兜,我再把它折点,挨着就穿不进去,这样 就不协调,或者我再高一点,还是不协调,都是创新。像这个东西,我把它编大一点子,你这个还是这么矮,它就不协调了。就像人的颈一样,人高点,这样缩着, 他就不协调。按原来供销社收的时候,我们编样品的时候,按他的规格来编才叫样品。我认为不管东西新与旧,只要规格不一样,哪怕编制一样,都可以说是创新。 什么原因?因为他要去想,这个这么大,我的原料应该需要多长? 周妮:动脑筋啊? 陈少文:嗯。要用多少篾条?应该编多高?收口如何处理? 周妮:美观? 陈少文:嗯,美观。或者把手如何安装?你不通过这些构思考虑,产品到时候不一定成功。 周妮:竹编也是个脑力劳动? 陈少文:嗯。反复思考,脑袋会痛,晚上还要失眠。什么原因呢?白天编一个新产品,没有成功,晚上就会一直想,想着就睡不着,自然要失眠。第二天安排又去做,脑袋还会痛。 周妮:您从事竹编工作这么多年了,对竹编未来的发展方向,您有怎样的想法呢? 陈少文:我希望后继有人。 周妮:希望传承下去? 陈少文:嗯, 继续传承下去,把我们道明竹编做成一个响当当的品牌。道明竹编市场,过去号称“川西竹编第一市场”,大概是七几年吧。现在电影院过去,当时大概有七八亩 地,专门修了个竹编市场,卖竹编全部在里面,那个时候就那么兴旺,但是现在已经萧条了。一是效益不好,第二也比较辛苦,第三产品对外的少。国内国外,特别 是国外,销量越来越少。现在从事这一行的人少了,我希望应该有传承人,或者继承人,继续发扬我们的竹编产业。当然,我也希望他们编出更多更美好的产品,在 国内甚至国外打开局面,为自己和国家创造更多的财富。如果产品销到国外,自己有了财富,同时为国争光,国家也有了财富。对于道明竹编,如果在世界各地有了 这个名声,也是我们道明人的骄傲,也是我们的愿望。 周妮:这是什么东西呢? 陈少文:这是安全帽。在七几年的时候,当时崇庆县美术公司要拿到国家劳动部去检验。 周妮:这个是用来做什么的? 陈少文:比 如矿山、工厂、工地,这个是起安全作用,工人必须要戴这个。国家领导人到哪个工厂矿山去视察考察的时候,他都戴这个,只不过现在他们戴的以塑料为主。我们 编的这个有两种好处:第一它通风,脑袋不热;第二它有弹性,能够承受冲击力。一个石头打上去,一弹就把弹开了,塑料一打就要烂,所以说竹编安全帽比塑料安 全帽安全性能好的多。我编这个安全帽,拿到劳动部去鉴定的时候,得过一次奖,一个五磅的温水瓶,我现在还放着。因为当时只有美术公司在经营,他们拿到劳动 部鉴定的合格证,才批准经营,其他私人或其他供销社无权经营这个产品。所以他们特意要我们编好点,拿到劳动部去鉴定,结果就鉴定合格了。当时去美术公司领 奖的时候,还是三个奖项,一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一个三等奖。大概一等奖是八磅大的暖水瓶,我拿的是二等奖五磅大的,还有一个拿的是洗脸盆。美术公司就 是现在的装潢厂,改革开放后,这个机构早就不存在了。现在他们所谓的安全帽,当然也叫安全帽,只不过安全性能和我这个比,就差的远了。我这个编起来,是我 们两个自己用的。 周妮:自己用的? 陈少文:嗯,自己用的。我们上班的时候,一般就戴起这个,这个才像安全 帽,夏天既凉快透风又安全。我戴起过后,它透风透气,我就不觉得热。随便怎么打,它有弹性,塑料又没有弹性。现在市场上流行的是那种粗糙的安全帽,因为每 个建筑工矿山的老板都想省点钱,他们只有买差的,好的价格太高了,老板算着帐,所以说现在质量和前几年差别很大。 周妮:道明竹编除了这些安全帽、简单的小玩具、提兜,我听其他人说,八九十年代在外面很畅销。您可以给我们说一下,什么原因他们才喜欢? 陈少文:嗯,提兜大概以甘肃为主。 周妮:甘肃省? 陈少文:嗯。什么原因让甘肃人喜欢提兜呢?因为我以前在甘肃待过,武都、成县我都待过,他们那里是以面食为主。 周妮:面食。 陈少文:哦, 以面食为主。他蒸的馒头,他们叫馍,我们称馒头。蒸一次馒头大概要吃几天,放馒头的竹编,他们叫笼笼,不叫兜兜,学生上学可以装书。馒头蒸好过后,把它捡 到里头,不发霉,不上潮,不湿,不酸,通风。甘肃比较干燥,不像我们四川空气中水的含量多。所以说在甘肃畅销提兜。现在我们乡,都还有好几个师傅在甘肃天 水卖兜兜。我们原来乡里,在天水卖兜兜的不下于十个。因为兜兜结实,随便整都垮不了,所以甘肃人都喜欢兜兜。 周妮:嗯,我觉得您还谈的很好。 陈少文:我的文化程度就这样子,第二社会经验也没有。我从十三岁开始从事竹编,既没有做过生意,也没有出去过,不管是什么行业我没有出去闯荡过。我从十三岁开始,就一直从事这行。 周妮:一直就在研究竹编? 陈少文:哦, 一直就从事这个行业。但是这两年,我的竹编产品都很少,什么原因呢?一是年龄差不多了,第二我编差的我自己不乐意,编好的又没有人要。比如像编个安全帽, 编的粗枝烂条我都不喜欢。所以说一个年龄大,第二太粗糙了自己看不惯。现在基本上都很少从事竹编。要有人直接找我订货,我就编,没有人直接找我,基本上我 就没有生产。我这里都是前年买的竹子,不是今年子的竹子,到十二月份已经两年了。如果我一直都从事,这些竹子去年都不够用。我们当地看惯了,你再好,他都 说你这玩意是竹子编的,见惯了。但是你编的再好,就编几件货,拿到外地去,跑那么远不划算。所以编点中等的,或者有人专程找我编点好一点的,我就从事。基 本上,现在还在编,因为我只有这个手艺,不编不行,因为人要生活生存。我这一辈子就只能从事竹编行业,不求到老死,直到我视力不行,年龄实在太大,或者身 体不行,没有办法的时候就不从事了,我的打算就是这样的,我不说那些大话。 周妮:实在不行的时候就不干了? 陈少文:要 干,不是说干好了,就是基本上,我这个人也好胜,年轻的时候我就好胜好强。不管有什么事情,基本上我不太服输。随便那个师傅,他的产品我不一定编的起,我 可以虚心学习,但是我求教了过后,通过自己的思考,慢慢的就可以学会,像偷金学银一样,就能把这个事情学好。好多东西,我学的技术,大部分都是偷金学银 的,没有专门的师傅,就是到那里去看,这个产品编的好,他就去参观学习。基本上的结构、原料,或者是规格,都把它掌握到了,因为大家是内行,一看基本上就 了解了。 周妮:陈师傅,这有几张照片,您挨个给我们讲一下吧,可以吗? 陈少文:可以。 周妮:这张照片呢? 陈少文:这张照片是今年,我后边有写的。 周妮:2010年元宵节。 陈少文:我 们道明镇二大队,在北京读博士的一个学生。他的老师就给了他这个不锈钢杯子,要他从北京带过来,道明镇的竹编编的好,给杯子编个给我套件。当时我看过后, 说要不要改一下?那个学生就说不行,他说老师必须要套件。我就按照他的要求,自行设计。这上面还有一个瓶颈,这个要大些,你仔细一看就看到了,这个大些, 这个要小一些,下来又要大一些,这一直到这,中间就凹进去了。你要根据这个杯子的形状、造型、花色来设计。这个是拉不出来的,现在是编成整体的了,就跟我 这个是一样的。 周妮:既实用又美观。 陈少文:嗯。这个是拿不出来的,现在连成一个整体了,要拿出来必须破坏。 周妮:哦。 陈少文:我按照他的要求,给他设计,但既要美观,又要有实用价值。我一个朋友的父亲,我问过他,他说还是满意的。只要达到满意就可以了。每个产品只要达到使用者的满意,我认为就可以了,证明我编的产品别人还是喜欢的。 周妮:嗯。 陈少文:要编点比较高级的,当然有,但不是我们这个年纪人编的。什么原因呢?必须要年轻化,年轻人视力、动作和大脑,他的思维都不一样。 周妮:嗯。 陈少文:我们现在已经不行了。 周妮:您编成这个样子已经不错了。 陈少文:呵呵。 周妮:还有这张照片呢? 陈少文:这 张照片,是零九年十月十五日,一个表姐夫满八十大寿,我们专程到西安去给他祝寿。当时我就想,他条件还非常好,子女七个都是在外边有大发展的人,你拿些粗 枝烂条去,我估计不是不受欢迎,得不到很大的满意。我当时就想,他既有福又是八十大寿。我当时想编个“福”和“寿”,中间加一个红的龟贝盘。 周妮:哦,龟贝? 陈少文:像乌龟贝一样,你仔细看。 周妮:嗯。 陈少文:一般说龟贝盘应该是黑色的,乌龟是黑色的,为什么编红的?因为是喜事,用这种构思,编了这三个产品。 周妮:自己创作的? 陈少文:嗯。 这个也实用,他可以提到街上去买菜,但是属于工艺,如果说我用现成的产品,他都不大喜欢的。我举个例子,我在仁寿,去教书的时候,临走前的一个礼拜,我们 吃住都包在那个餐馆,餐馆老板给我说要留个纪念,我说我们走之前一定给你一个,我就给他编了这个。完了以后,他说陈师傅,你这个产品编的好,但是我不能提 出去。 周妮:为什么呢? 陈少文:他说提出去就没有了。因为他的姐姐、兄弟,还有其他的直系亲属,都在仁寿县城里,如果他提到县城里,这就不是他的了。他只能挂在屋里,菜都不敢买。 周妮:只能拿来欣赏了? 陈少文:嗯,只有欣赏价值了,这个就没有使用价值了,不敢使用。 周妮:嗯,编的太好了。 陈少文:我 提着这几个产品进入成都双流机场的时候,有几个外国人就想买,下飞机以后,又有几个外国人看着想买。但是因为我不懂英语,我就给他们摆手,我说不卖,随便 你给多少钱,我不卖。为什么呢?我是送人的。其实我编了五个,还有一个,当时由于位置不好放,还有一个产品没有拿出来。我们在西安逗留了大概十来天。这些 产品,之前有些师傅也编过类似的形状,但是产品的工艺没有这么高。03年、04年的时候,我们镇子还开过一次竹编表演赛,崇州市电视台拍过电视。当时我就 编了一个龟贝盘,就是我先前说的黑色的。后来会长说,参赛的产品都不准带回去,我给他说我不卖,我要拿回去,他说不行。结果收回去后,放在政府,大概没有 十天,这个产品就丢了,最后拿到了自贡,因为他们觉得好看。 周妮:好看。 陈少文:哦,美观。甘肃省委书记,我也送过他这三样。 周妮:甘肃省委书记? 陈少文:嗯, 甘肃省委书记,他姓杨。武都地委书记,我给他编了一个手提箱,五十五公分长,三十五公分宽,十几公分高。这个地委书记喜欢字画,当时三台县有四五个搞藤编 的,但是他们编不起,他们扶贫办的李主任就找到我,他问我能不能给书记编一个装字画的手提箱,我说行。那边原料不够,我就专门返回来,我在这屋里编的。我 提起赶车走的时候,道明镇大概没有十个人看到,因为我们走的早。在火车上,我提着很多旅客来看,大概有快二十年了。他人肯定不在了,当时他大概六十几了, 但估计实物还在。我编的一个陶瓷的杯子,像这种编法的,送给文县人大副主任陶新红(音)。他把他在志愿军入朝时候的纪念杯给我,我没有要。 周妮:他很欣赏我们的竹编。 陈少文:我 说陶书记,这是你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纪念品,我不会要。这个产品我自己能够做,我送你了过后,我回去自己还可以做。结果他才勉强的接受我的作品,他的纪念 品我没要,这是在文县。所以说有些东西,我编的很多小东西,都看不到了。就连我们村里,问我技术怎么样,没有人知道?因为我编的产品,大家见到的毕竟少。 有些了解的,会说这个还可以,有些不了解的,反正就是竹编嘛。但是我不在乎这些。对我的评价好与坏,我无所谓。我这个人,一般说话做事都是脚踏实地,行就 行,不行就不行,我不虚伪的。不管谁找我编,只要我能够编的起的,我答应你三天,三天必须完成。已经答应的事,我编的起,按你的时间。不像其他人,到中途 怎么样?我从不虚伪,都是实在的。上一次,在成都大概是九几年,他们想开发一个新产品,一个椒兜。 周妮:椒兜? 陈少文:装花椒的, 周妮:哦。 陈少文:大 的这么大,小的有一个竹节节,这么高。他要多大呢?他要这么大。他拿在旅游区装点带香味的东西去,像你这种玉佩,既美观,闻起来又有香味。当时我给他编了 四块,他问我以后大量生产价格怎么样?我给他说,大概几元钱编不起。因为太小了,你别看它小,越小难度越大。当时他没有想法编大点,编大点戴上就不美观 了。我当时没有怎么讨价,没有问他拿钱,他主动的就给了我100元。我还找他,说要不了这么多,给四五十元就可以,他说不找了,专门开车来找我。这个产 品,我编了将近两年,拿了250元。这几个产品,本身就不值钱。我没有向表姐夫要钱,作为礼品。 我一直对好多人说过这句话,竹编就跟学文化一样 的。哪怕你一百岁,你都学不完。因为大小、规格,如看到电视上有个什么东西,就用竹子把它编成一个产品。我曾经编过一顶唐僧帽,唐僧戴的,我是怎么构思 的?因为当时看电视,在看西游记,那个唐僧戴的帽子好看。我就在仁寿自己就编过一个,挂在我们那个会议室展厅里,但是完全跟电视里面唐僧戴的帽子一样,是 办不到。竹编、竹子,它不像布,或者是塑料。但是戴起了过后,至少有80%人说这个是唐僧戴的。这个怎么说呢?知道的人太少,编这种东西的人很少很少。所 以了解我的人不太多。政府的领导,换一届又换一届。还有别人其他工作都很繁忙,不会关心这样的事情。成立竹编协会后,我就提出过建议,我给党委书记说, “竹编要发展,必须要政府牵头、政府支持,才有发展前途”。什么原因呢?政府牵头,一可以引进技术,第二产供销可以一条龙。 周妮:嗯。 陈少文:比 如说,效益不好是,你要他编很多东西,政府要拿出来些资金。有些学员学过之后,政府可以给他一定的补助,他又有兴趣了。他要去学,既没有实惠,又把时间耽 搁了。这个学手艺,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学会的,他就没有兴趣了。所以竹编要想后继有人,必须还需要政府。光靠某一个人,或者小企业来支支撑是不行的。七十年 代的时候,我们到供销社上货,成百上千的人排队、交货,现在你看市场上,基本见不到产品,种类也很少,都是几种单一的。比如说现在做食品包装的有三个老 板,其他实用的有花篮、提兜、筛筛、刷把、簸簸这一类的,还有以往的半截筐、绞丝兜、提篮、菜篮,这些基本上现在没人买了。因为这边生产量也小,销售也不 怎么样,没有人买就没有人编。现在一般都转向了,比如说室内的装饰,装点鲜花。像他们编的花篮,或者放茶几上、电视上、寝室里,都是编这种。室外的我不知 道,灯笼或者挂起彩花的,都是这些。现在还有个问题,塑料代替了竹编。塑料,因为它是软的,造型可以随心所欲,它不像竹编,没有天然感。但是人们的意识还 没有到这种程度,觉得塑料好看。 周妮:陈师傅,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陈少文:嗯,没事,不用谢。 文字:谢九龙 编辑:刘菊

...more
心系红木 执着情缘——专访苏州仟禧坊红木家具有限公司余帅总经理

心系红木 执着情缘——专访苏州仟禧坊红木家具有限公司余帅总经理

Jan 24 2014

采访嘉宾:余帅 苏州仟禧坊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 采访记者:王丽 国际木文化学会 采访时间:2013年10月 采访地点:中国·张家港 与红木结缘    我们从1998年到现在,从事了大概十五六年的木材贸易。刚开始是喜欢一般的硬木,后来变成了一个专业的转型——专业的红木的进口商,就是一棵非常好的 红木,我会永远保留它,而不是把它变成一件家具或一件工艺品。每一棵红木都有它自己的生命,都有它自己的特点,所以慢慢的我们也积累了很多的好的一些红木 的样品,包括材料。就像玉不琢不成器,红木也是一样的,在一棵原木的时候是看不见它的亮点的,它可能非常原始,放在路边可能没人捡,但是一旦把它打磨出 来,一旦把它的花纹诠释出来,再结合中国文化的家具传承就是一件精品。所以我们建立这么一个公司也是希望:第一,我自己非常爱好;第二,我希望通过这个平 台,让红木爱好者、发烧友们有一个交流的平台,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第三,我希望能够拥有红木家具或工艺品,通过这种工艺传达什么样的红木工艺品或红木 家具才是我们真真需要的,或者是按照我们传统工艺传承的。 判定一件红木家具是否质优的前提   红木产品制 作比较重要的环节有三点。第一点,原材料的渠道,包括品种的鉴定、认定,因为关系到红木的基础;第二点,我认为比较关键地是木材的基础处理。因为不同的红 木,不同的基础处理方法,比方烘干,有的木材需要烘干,有的木材需要蜡注,有的木材需要其他工艺的基础处理,这是做一件好的红木家具的前提。木材的材料、 设计加上它的工艺,这三个是判定一件好的红木家具最基本的要素。除此之外,还有对于这件产品或作品设计理念的诠释也是很重要的。   一件 好的红木家具可以传承,为什么可以传承,一定有它的故事。要不然这件家具做了十年,十年以后,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件红木家具,但是没有人喜欢它,只知道它有 价值。真正它在市场是不能流通的,就没有价值了,而且可能到那时,人家不喜欢,或许它的舒适度不够,弃之可惜,放在家里多余。 让红木家具传承文化精髓    现在红木家具市场随着时代的发展会有一些变化,但是我觉得精髓的东西“万变不离其宗”,当然要考虑现代人的需求,然后结合中国传统红木家具的制作精髓, 在产品的开发上、设计上,包括整个营销手段上做一些创新。真正能够在这个行业里面有非常大的突破的目前来讲还没有,因为中国明式家具在历史时期,应该已经 到它的顶端,当今还是没有办法超越的。所以为什么说传承的东西有它的生命。 地域不同  风格各异   红木 家具的功能不同,需求上也会有一些变化。比方说我们传统的书房,文房四宝,这类一定是明式的最经典。还有一些比如像中堂,包括一些客厅,应该也是明式的居 多,可能也会有带有少许雕花的。从风格、地域上来讲,也分一些区别,比方说,北方的可能会希望得到的一件家具是比较大气,结构比较大,用料比较实、粗,雕 花比较多,还有一个选用的材料颜色比较深,因为这个跟它的气候有关系。但是到了南方,比方说苏州,可能和苏州的人文背景一样,小家碧玉型的,它会非常精 致,颜色会是自然色,这个跟我们的地域和气候都有关系,款式可能会比较小巧玲珑。再到了南方,比方广州、福建,它们可能会结合南洋风格,特别是在雕花里面 体现的会比较多,这个是由于文化的渗透,逐渐经过几代人的改变,会在花型上跟我们有所不同。所以说各个地区、各个地域所喜欢的红木的款式,包括材料的选 型、花型的设计,会有一些大同小异的区别。 选购红木家具有支招   购买红木家具的时候,第一,自己要学习 一些红木的基础知识,这样从自身的控制风险上有一个基本的认识;第二,我认为现在的红木家具的选购,因为红木家具比较贵,一般建议客户如果有机会到工厂去 看一看。这个工厂是否具备生产红木家具的要素,也就是说他之前的木材有没有经过处理,他的红木家具制作流程是否按照我们中国传统的制作工艺在做;第三,平 衡价格。完全靠价格,这个消费不是很理性,因为红木家具它可能由于款式一样,材料不同,价格相差很大。刚才我讲的一张桌子,两拼板和五拼板价格完全不一 样。此外,如果它的制作工艺上面偷工减料的话,我觉得购买这件红木家具已经失去意义了。因为红木家具最讲究的是传承,最讲究的是保值、增值,如果连这些都 做不到,我相信你买这件红木家具还不如去买一件仿红木家具来得更加实惠,因为成本比较低,同样可以达到效果,我觉得这对于购买红木家具来讲是大家需要借鉴 的。   挥之不去的木文化情缘    对于木材我是情有独钟的。我记得我们在非洲一个国外供应商的办公室里面,放了一只猴子,还有一根红木,他就跟我讲这就是人与木材的关系。也就是人是离不 开木材的,而且木材是天然的,没有任何污染,而且对人类来讲,到今天为止还是离不开的。所以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自然而然想到这个问题,而不是说放在一个非 常突出的位置去考虑,因为当一个人刚生出来就跟木材打交道,当人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打交道了。   我很早就接触木材,接触木材之后就认定,这是我这辈子应该做到底的事情。后来越来越多的喜欢木材,而且大概凡是有木材资源的地方,我都去。我去了七十个国家,没有为别的事,就是为木材。 描绘发展蓝图    我们后面有一个比较大的计划,因为红木家具是一种工厂式的生产模式的话,现在需要改变。我们想结合木文化,结合苏州园林木结构住宅,重新选址建一个工 厂。这个工厂未来描绘是类似于苏州园林建筑,把它打造成一个红木工业旅游项目,更好地跟文化传承结合,变成一个大家可以过来欣赏、学习、体验,也可以过来 与我们的师傅互动这么一个环境,更好地与我们消费者接近。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这个能够培养发掘一些红木爱好者继续传承下去。   摄像:陈东明 文字/编辑:王丽

...more
超越木旋的木艺之路——采访阿波罗太空计划前工程师J Paul Fennell先生

超越木旋的木艺之路——采访阿波罗太空计划前工程师J Paul Fennell先生

Nov 06 2013

  J Paul Fennell先生生长于美国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儿时记忆里,他是在父亲车间里闻着木材的气味,玩着木材废料长大的。   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了阿波罗太空计划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名工程师。20世纪70年代,在一个成人教育项目中,他第一次接触木旋并被木工车床深深的吸引。   本视频讲述了J Paul Fennell先生是怎样成长为一个木旋者,从最初的自学成才,到后来的进一步学习,他的木旋方式在不断的改变。他一直专注于在中空木旋器物外表装饰中国花窗图样。如今,他仍然是一个活跃的艺术家,对自己的艺术充满激情,并不断尝试新的事物。   J Paul Fennell先生目前是一名国际木旋表演者和木旋艺术家,生活在美国斯科茨代尔(Scottsdale, USA)。   (特别感谢Terry Martin先生和美国木旋者协会对于本次采访给予的帮助。)   记者/文字:苏金玲 视频编辑:陈东明 页面编辑:胡小霞

...more
爱尔兰风笛(Uilleann pipe)制作

爱尔兰风笛(Uilleann pipe)制作

Oct 10 2013

  爱尔兰风笛(Uilleann pipe),又翻译成乌琳管、尤里安风笛、爱尔兰肘风笛,因成为爱尔兰音乐象征性乐器而久负盛名。"Uilleann"这个术语是联盟(union)的同音异义词,或许可以反映爱尔兰的历史。不同于苏格兰风笛是闻名的室外管乐器,爱尔兰风笛是室内的管乐器,需要更多的细心维护。   约翰·巴特勒(John Butler),自16岁开始就痴迷于爱尔兰风笛独特的声音和传统的爱尔兰音乐,并长期致力于研究爱尔兰风笛的制作。   编辑:胡小霞

...more
根雕艺术家刘小平的创作纪实

根雕艺术家刘小平的创作纪实

Oct 08 2013

  刘小平,杭州市旺上昇艺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杭州市同聚根缘根雕艺术工作室艺术总监,扁雕艺术创始人。   1970年出生,从事根雕艺术已有二十余年。创作注重自然之美、意境之美、情性之美,作品多次荣获“百花杯”特等奖及金、银、铜奖,五十余次在国家级和省级工艺美术精品展中获金、银大奖,中央电视台、浙江电视台、杭州电视台等新闻媒体多次专访和报道。历年来所创作的作品基本被国内外根雕爱好者收藏,部分作品被中国工艺美术珍宝馆、中国木雕艺术馆、台湾中台禅寺博物馆、杭州工艺美术馆等艺术博物馆收藏。此外,他还培养了三十余位根雕艺术优秀人才,成为省内“根艺名家”和“根艺美术家”。   2012年11月,应国际木文化学会的邀请,刘小平大师参加了国际木文化学会主办的2012中国——东盟木雕现场创作表演赛,现场创作作品“高歌”。该作品因材制宜,主题鲜明,设计巧妙,雕工精细,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编辑:胡小霞

...more
黄杨木雕艺术家杨华春的写意创作

黄杨木雕艺术家杨华春的写意创作

Sep 26 2013

  杨华春,浙江乐清人,工艺美术师。1988年拜著名雕塑艺人周如章为师,学习黄杨木雕和雕塑技艺。长期从事黄杨木雕和城市雕塑设计制作工作,擅长做历史名人作品。黄杨木雕作品在国家级展览中屡次获金、银大奖。其中《神农》被国家财政部收藏。第二届温州市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木雕艺术专业委员会会员。温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理事,乐清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员,温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乐清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   应国际木文化学会的邀请,杨华春师傅分别参加了国际木文化学会在2012年11月于广西南宁主办的2012木雕现场创作表演赛(中国-东盟赛区)以及2013年3月在非洲坦桑尼亚主办的世界木材日庆祝活动——国际木雕表演赛,赛场上,杨师傅的雕刻主题鲜明、手法熟练,给现场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视频为2012木雕现场创作表演赛中,杨华春师傅现场创作镜头,欢迎收看!   编辑:胡小霞

...more
东阳木雕的发展启示——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经彬

东阳木雕的发展启示——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经彬

Sep 23 2013

2013中国民族民间木雕技能擂台赛现场采访 嘉宾:徐经彬 时间:2013年5月 地点:浙江省嘉善县   编辑:王培文

...more
造型写意,刀笔传神——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笃芳木雕作品简介

造型写意,刀笔传神——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笃芳木雕作品简介

Sep 23 2013

2013中国民族民间木雕技能擂台赛现场采访 嘉宾:王笃芳 时间:2013年5月 地点:浙江省嘉善县   编辑:王培文

...more
锐意创新,回归传统——访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庄南鹏教授

锐意创新,回归传统——访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庄南鹏教授

Sep 23 2013

2013中国民族民间木雕技能擂台赛现场采访 嘉宾:庄南鹏 时间:2013年5月 地点:浙江省嘉善县   编辑:王培文

...more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