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手艺,传承饼道——记柳州市桂饼文化博物馆

留住手艺,传承饼道——记柳州市桂饼文化博物馆

Jun 09 2017

  2016年冬,国际木文化学会调研团队来到了柳州,拜访了柳州桂饼文化博物馆。   柳州桂饼文化博物馆是一家以糕饼文化为主题的民间特色博物馆,由桂饼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五代传承人薛春雄先生筹办。展馆占地千余平米,馆内藏品以广西和广东两地所用的木质饼模、饼印为主,藏品逾九千余件,充分展现了糕饼文化和饼模饼印在中华百姓饮食起居、传统节庆和仪式典礼等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柳州桂饼文化博物馆馆长薛春雄先生出生于制饼世家,在大学毕业承接家族制饼事业之后,他带领家族品牌“锦桂楼”走出传统经营模式,成为了有16家分店的具有民族特色的烘焙连锁品牌。然而,他始终不忘年少时香甜的桂饼留给他的美好回忆和对代代相传的制饼技艺的敬意,决心自筹经费,创办一家以糕饼文化为主题的博物馆。在经历家人的不理解、资金的紧张和繁杂的筹备工作之后,桂饼文化博物馆在薛春雄及其团队的努力下于2013年11月在柳州市正式挂牌成立。   桂饼文化博物馆中所展览的藏品中有薛春雄祖辈留下的传家饼印,有通过整个团队历尽艰辛、不懈努力遍访雕刻老艺人得来的珍品,也有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的饼业同行捐赠的藏品。馆中藏品多为来自两广地区的精美且有历史积淀的木质饼模饼印以及部分陶瓷饼印,也有中国最大的饼模群,其中最大的饼模高达2.55米。此外,博物馆还收集了很多与饮食文化和制饼相关的老物件,使得博物馆散发着浓厚的传统韵味。   桂饼文化博物馆的设立并不仅仅简单的以展示陈列为主,它还承担起了社会教育的功能。广大市民和游客不仅能在博物馆里直观地了解到饼模饼印的工艺和构造,学习中国糕饼文化知识,还能在博物馆的体验中心亲手制作和品尝糕饼。作为国务院公共文化项目“鱼峰歌圩”民俗校本教材《传统糕饼文化礼俗》的活动基地,桂饼文化博物馆不仅在馆内举办丰富多样的活动,还主动走进校园、社区、部队、乡村,传播糕饼文化、手工技艺和中国传统民俗。   馆长薛春雄将桂饼文化博物馆和“锦桂楼”企业的经营相结合,以互为促进的方式实现了博物馆的可持续经营,同时也提升了企业的品牌影响力和价值,既实现了成立博物馆的初衷——传承饼道、留住手艺,也更好地传承了家族百年制饼的传统手艺。这样的理念使得桂饼文化博物馆显得更为朝气蓬勃,其发展方式也更具有可持续性。   柳州市桂饼文化博物馆的建设和发展也得益于柳州市的官方支持。2011年柳州正式启动“博物馆群建设”,官方根据不同的标准对民间博物馆进行资金扶助,这也使得柳州出现了民间博物馆群的兴起。截至2016年,柳州市共建成各类博物馆54家,其中非国有博物馆38家,类别涉及工业、农业、服务业等生产生活的多个方面。民间博物馆传承中华文化的同时也丰富了百姓的文化生活。   文字:陈瑶 摄影:周发强、王丽

...more
古木之情 森林之音——中国古森林博物园开园

古木之情 森林之音——中国古森林博物园开园

Jul 21 2016

     “悠悠古木幽幽情,森林之音响梅林”。     5月28日上午,中国长兴古森林博物园在浙江长兴东方梅园内开园。   博物园内展品多为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瑰宝,有来自缅甸的“树化玉”;云南的硅化木;四川的“阴沉木”;海南、吉林的“浪木”;越南、缅甸以及中国新疆、长白山、秦岭、广西、福建等各地的“神木”。这些珍奇的古木,历经时代的磨砺,饱受岁月的沧桑,向人们讲述着自己的传奇故事。   秦岭,华夏文明的龙脉。崖柏生长在悬崖峭壁,不屈不挠,演绎着大自然的神奇。     硅化木可谓真正的木化石,它将大自然的奥秘保存了下来,镌刻了人类历史上一段文化印记。      “遥远驼铃声,唤醒了大漠深处的中国梦”。     博物园的镇馆之宝——《森林瑰宝》树化玉,晶莹剔透,天然美妙,富有灵性。     《大地情怀》根抱石,展示神木在环境极其恶劣的岩石缝间盘根错节,顽强生长,形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令人叹为观止。     走近展品《奔腾》,一段巨大的香樟神木以其浩荡奔流的气势绽放着夺目光彩。     “鉴赏千年古木,弘扬古森林文化”。古森林博物园的开园为古森林文化的推广增添了一笔浓重的色彩。   多少年来,吴晓红先生坚守着自己的信念,与古木相约,一路走来,收集古木,成立古木博物馆、古森林博物园,使我们能有机会领略这一件件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作。     “一棵古木,一段传奇”。在这里,我们游走在古木林间,聆听古森林之声,回溯古森林之文化历史。   摄像:陈东明 周发强 编辑/摄影:王丽

...more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非洲雕刻艺术精品展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非洲雕刻艺术精品展

Jul 12 2016

  非洲这片神奇而又充满生机的土地,是人类诞生的摇篮之一,有许多不同文化、习俗特征的国家、民族和部落,他们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   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中非和西非地区,是非洲传统雕刻产生和发展的核心区域。这里的雕刻类型多样,风格各异,既不乏写实性,又有恰到好处的夸张变形和强有力 的节奏,透露出原始朴拙的生命和自然之美。非洲雕刻不仅是一种艺术形式,而且与非洲传统宗教、道德伦理、生活习俗息息相关,是人与自然、社会和谐相处的工 具,反映了非洲人朴素的世界观和人生价值观。这种形式与内容、感性与理性的完美统一,以及历经千百年来仍然保有着的鲜明的精神独立性,使非洲雕刻成为世界 艺苑中的一朵奇葩,并深深地影响了布拉克、毕加索、马蒂斯等艺术大师的创作,推动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产生和发展。   国家博物馆精选了 600件非洲木雕,并按照雕像、面具与顶饰、建筑构件与生活用品三个部分展开。这些展品主要来自中西非的科特迪瓦、马里、尼日利亚、喀麦隆、刚果等十余个 国家的百余个部族,以木雕为主,兼有陶雕和铜雕,其中每一件都保留着人类自然淳朴的创作情感,凝聚着非洲部族人民的勤劳和智慧。   心灵的寄托——雕像     非洲雕像数量众多,类型丰富,既有配合祭祀、丧葬、庆典仪式等制作的宗教性雕像,也有表现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动物雕像。以母性、神灵、祖先、巫术为主要 表现题材的宗教性雕像,造型千变万化又遵守传统雕刻法则,情感充盈而不矫揉造作,是非洲人表达宗教情绪和满足心灵诉求的载体,注重的是社会共同体的非个性 化的情感流露,反映的是人们对未知世界的认识和历史沉淀的处世价值观。非洲雕像在反映传统宗教信仰的同时,也记录着时代的变迁,表现了人类的生活和自然的 生灵。这些雕像造型生动有趣,手法朴实,充满浓郁的生活和自然气息,令人耳目一新。   舞动的神灵——面具与顶饰     面具与顶饰作为沟通神灵、祖先的媒介和力量、权力的象征,广泛应用于祈雨、婚丧嫁娶、播种丰收、成年等各种神秘的宗教仪式和节日庆典。在日常生活中,部 落秘密会社的执法者也会佩戴面具惩罚品行不端者,酋长命令下属佩戴面具征收赋税、宣传防火,巫医佩戴面具给病人医治等。人们通过这种行为方式来处理纷繁复 杂的人际关系、维护社会道德和法律、庇佑部族富足和平安。我们要真正地感受非洲面具和顶饰,还需要置身于特定的环境。它们只有配合着奇特的服装、发饰和动 作,在令人眩晕的火光和音乐中激情舞动,才能凸显出神奇的艺术魅力和感人的宗教力量。   别样的装饰——建筑构件与生活用品     雕刻艺术深深扎根于非洲人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是棚柱、门板、窗板,还是日常生活用品,他们都要精雕细琢。非洲人使用雕刻装饰生活的过程,也是强调社会规 则、表现部族精神和抒发内心情感的过程。不同形象和宗教寓意的人物、动物、纹饰被杰出的艺术家大小错落、有条不紊地并置在一起,造型饱满而充满张力,雕刻 手法简练而朴拙,既具有排兵布阵般的大气雄壮,也不乏精巧细致的构思,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颇具韵味的审美感受,流露出创作上的自由性和个体的现实意 义。非洲雕刻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一种艺术形式,更是一种对待艺术和生活的态度。   摄影:陈东明 编辑:王培文

...more
美国林产品实验室

美国林产品实验室

Dec 10 2015

  美国林产品实验室位于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是美国林务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应用先进的科研成果来提高木材的利用率,通过资源的高效可持续利用,来促进森林和林业经济的健康发展。   编辑:陈瑶

...more
森林文化之旅——跳舞草

森林文化之旅——跳舞草

Dec 01 2015

  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前馆长暨中国民族植物学泰斗裴盛基教授向国际木文化学会邀请的海内外专家学者们介绍跳舞草。如果你对着跳舞草唱歌或放音乐,跳舞草的叶片会随之摆动.叶片是随着高音频且稳定的音调摆动,目前跳舞草已经属于近绝迹的植物而列入中国重点保护植物物种。   文字:王逸宁 编辑:胡小霞

...more
先农坛——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

先农坛——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

Nov 06 2015

  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位于永定门大街西侧的先农坛内。1988年在文博界专家的积极呼吁和鼎力相助下成立博物馆筹备处,1991年9月25日正式对外开 放。该博物馆隶属于北京文物局,是我国第一座以收藏、研究和展示反映中国古代建筑历史、建筑艺术、建筑技术的专题性博物馆。     馆内拥有堪称中国沙盘之最的“北京旧城模型”、中国藻井艺术孤品“北京隆福寺藻井”、按比例缩小的“北京天坛祈年殿模型”等展品,展现了中国劳动人民卓越的创造力及中国古代建筑的博大精深。    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隆福寺藻井,现藏于博物馆的太岁殿内。藻井本来有6层,位于佛像的正上方,清朝时,被一把大火烧毁,只剩下5层。隆福寺藻井造型精 致独特,每层圆形框架上均细雕云纹图案,而且每一层上都分布着不同的木质的古代建筑模型,随着层数的增加,建筑数量减少,规模却增大,等级也增高。第一层 共有32个小建筑,第二层16个,依次递减,最上面一层有4个建筑。藻井的最上方是一幅星象图,存星1400颗,据传此图是参照唐代一幅星象图绘制。藻井 的下方又有木雕四大天王支撑。     博物馆还展出很多古代木结构建筑的斗拱模型,斗拱是中国传统木结构建筑特有的一种结构形式,位于建筑物的柱与屋顶之间,起到承重和装饰作用。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现场给我们演示了斗拱的拼装过程,我们无不感叹我国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       作为全国首座建筑类专题性博物馆,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已成为向社会传播建筑文化的科普窗口,得到社会各界人士,青少年学生和国内外游客的关注和热爱。 官网网站:http://www.bjgjg.com 编辑:刘柯珍 摄影:许志福,苏金勇  

...more
静而观之,朴素大美——采访观朴艺术博物馆馆长雷濮玮

静而观之,朴素大美——采访观朴艺术博物馆馆长雷濮玮

Oct 29 2015

采访嘉宾:雷濮玮 观朴艺术博物馆馆长 采访记者:纪沁 南京林业大学家具与工业设计学院 采访时间:2011年10月 采访地点:中国·南京 嘉宾简介   雷濮玮,观朴艺术博物馆馆长,长期以来致力于明文化尤其是明式家具的研究。以观朴艺术博物馆为依托,将江南文人优雅的生活方式和明式家具文化的传播提高到一个较高的历史境界。系统地总结出了一套古典家具制作工艺流程的成熟理论体系,为明式家具的高仿复制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和专业高校以及博物馆界合作并成立了中国明式家具研究中心。 采访实录 纪沁:我现在是在观朴艺术博物馆,坐在我身边的是馆长雷璞玮先生。雷馆长,您好! 雷濮玮:您好! 纪沁:您能给我们讲讲观朴艺术博物馆的建馆背景吗? 雷濮玮:可以的。观朴艺术博物馆始建于2007年。当时明孝陵被联合国批准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也是南京唯一一个文化遗产的遗址。当年在建博物馆的时候,经过与相关领导的交流,大家认为南京作为明代的都城,而明孝陵又是明朝开国皇帝的陵寝,在这个地理位置上建博物馆具有重大的意义。在建馆的时候也曾讨论过如何在博物馆中体现明代的风韵,当时就想到了明式家具。明式家具诞生于明朝,中晚期达到了巅峰。在明孝陵博物馆体现明式家具是个很好的选择,在博物馆中进行明式家具的展示,也为博物馆增添了恰到好处的内容。因此经过多方讨论,将明式家具作为观朴艺术博物馆的主线来进行展示。观朴艺术博物馆主要从事于明代文化,尤其是工艺文化相关研究,今天在这个场所展示的就是明代工艺的辉煌成就——明式家具,它所具有的历史的、文化的背景奠定了很好的展示基础。因此博物馆的建立也可以说是历史给予的机会。 纪沁:那明式家具的设计理念是怎样的,它又是通过怎样的手法表达出来的呢? 雷濮玮:明式家具在明朝中晚期达到巅峰,其原因是江南的一方水土养育了江南的文人,以及有文化品位的士大夫。这个阶层在江南地区形成了对生活的高尚追求,这种追求在物质载体上寻求到了很好的表达方式。当时园林发展兴盛,江南地区园林的建造体现了文人士大夫的生活追求。园林的建造必然带来了家具的产生,家具的产生使文人士大夫直接与建造园林以及家具的工匠一起研究、探讨、制造。在这个过程中融入了文人许多自己的情趣、爱好,以及对生活的理解,这是明式家具产生的主要根源。而中国的文人是个性化的,有自己人生目标的追求,同时又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比如中国的国教——道教。道教的思想对文人的绘画乃至生活方式都有深刻的影响,而道家的核心思想就是返璞归真,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许多文人在参与设计家具的同时,将对道家思想的理解反映到家具中,使得明式家具具有了鲜明的、简朴的,造型简洁又不失优雅的表达方式。所以明式家具是文人思想的极大体现,欣赏每一件明式家具,都可以静静体味出当年文人思想的涌动。所以明式家具的产生与文人密不可分,文人将对艺术、生活以及对道家的理解反映到明式家具上,这是明式家具产生的重要背景。   纪沁:那您能从明式家具的外观、装饰、线条、尺寸比例等方面讲讲它的特点吗? 雷濮玮:明式家具整体的造型简约优美、线条流畅、做工精致,这样一些器物的产生,其宏观背景是明代郑和七下西洋,自东南亚带回大量的硬木材料,这使得明式家具的产生具有了物质上的可能。从外观来看,明式家具线条细腻,若是用除硬木之外的其他材料来做,家具在工艺与结构上是不安全的,也是不牢固的。大量硬木进入中国,使明式家具的出现有了材料的基础。硬木的比重比较大,它的特点可以使得明式家具的曲线做到文人所希望的尺度,这是很重要的。明式家具在结构比例上,从各种器形都反映出天人合一、返璞归真的特点。例如圈椅,椅面是方形的,而靠背以及整个扶手是圆形的,这融合了中华民族天人合一的思想,它的尺度、造型与文人思想的脉动是契合的。从人体工学上讲,它的比例很好的体现了人体工学。直至今日,坐在一把明式的椅子上,依然会体现相当的舒适感,除此之外,也会感受到尺度上良好的支撑感,当年的文人以及工匠在设计家具时已经很好的考虑到人体工学。而如今我们坐在沙发上,也许短时间内会感到舒适,但较长时间之后并不会感觉很好,而坐在明式的椅子上,人类的整个骨骼被椅子所支撑,会得到长久的舒适感。所以在尺寸、比例、造型上,明式家具达到了家具史上的巅峰。 纪沁:明式家具作为非遗传统技艺应如何传承,这是我们面临的重大问题。而雷馆长多年从事明式家具的研究,对传统家具在构造方面的精髓有什么独到见解呢? 雷濮玮:明式家具除去在榫卯结构方面的伟大成就,此外就是它的造型艺术。明式家具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名副其实,名至实归的。纵观人类的发展史,实际上也是人类的生活史。人类之所以能延续,中华民族能延续这些年,传统文化是至关重要的,而传统工艺文化是沿袭民族大众阶层生活的重要因素,明式家具来源于民间的生活之中,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具有重要的意义。这种重要性源于当下国际的潮流,整个人类的生活都在追求低碳、简约,也就是一种“慢生活”。从明式家具的风格上可以体会到几百年之前古人就追求简约朴素的生活,拒绝繁缛,明式家具在这个方面达到了比较高的程度。在今天,传承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仅是对其工艺的传承,更重要的是对其思想内涵的传承。传承这门技艺,是将这门技艺反映在每件家具的载体上,通过载体的打造,反映明式家具的思想内涵,这种传承更为重要。   实际上,对明式家具深层次的理解与传承有许多值得挖掘的方面。现在市场上对于明式家具的收藏很大程度上是关于经济方面的,经济类收藏的概念就是可能会有机会收藏到某件家具,也就是所谓的“拾漏”。而收藏这件家具,首先关注的是它的经济价值,例如收藏一对椅子,通过专家鉴定或参加鉴宝类节目判断这对椅子价值几何,而很少关注这件家具的文化内涵,工艺或造型,因为很多收藏者都属于民间,对器物多持把玩心态,在这个方面,对明式家具的传承与推动作用并不是很大。虽然明式家具在2006年被国家批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事实上在所有的非物质遗产的申报中存在着很大的弊端,即大家都很重视申报,但申报之后都并不大重视传承,这也是由于利益的驱使。很多申报结束之后,具有资格的传承人或机构或许会利用申报成功的荣誉为商业服务,当然这也无可厚非,可以通过商业的推广来促进技艺的传承。但几乎很少有人去关注这种技艺传承的真正方式,传承的价值,以及传承方式的成功与否对这个行业的影响,讨论明式家具,也许在这一方面应多加关注。   观朴艺术博物馆在近几年做了比较实际的且富有成效的推动工作,建立了明式家具的制造基地,基地中有明式家具制造的完整制作流程,以及技艺精湛的工匠。工匠在制造每一件家具的过程中,将每一道工序都数据化、理论化,并用文字记录下来;另一方面,通过“以师带徒”的方式——因为传统工艺行业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老艺人并不愿意带(徒弟),在今天这个行业,包括所有的传统工艺,都存在这个问题。不愿意带(徒弟)有两个原因,一是年轻人不愿意学,因为太辛苦;另一方面是老艺人思维比较保守,不愿意将手艺传给所谓的外人。在观朴艺术博物馆家具制造基地,(工匠间)都没有任何亲戚关系,采取的是一种机制,这种机制就是师傅带徒弟可以获得经济上的回报,而博物馆首先会与师傅商议,鼓励其子女跟随他学艺,若是子女不愿意,就寻觅其他的愿意学习的年轻人,经过协商,给予双方生活上的保障,这样的举措对传统工艺的传承是个很实际的举措。而我们建设观朴艺术博物馆,是通过家具的展示引起人们的兴趣,但在引起兴趣之后,在人们消费明式家具的同时,希望他们更多的关注传统工艺以及文化的传承。我们计划打造体验式旅游基地,让广大喜爱传统家具的人们参观,了解这件家具通过怎样的流程,使用怎样的工艺制造出来,相当于“体验式经济”、“体验式旅游”,从表面的观光式旅游向深层次发展。而传统工艺完全可以形成“体验式旅游”的载体,因为现在很多人喜欢所谓“主题旅游”,比如喜欢明式家具,就可以去明式家具工厂进行体验,这种感受可以产生消费,这种消费甚至可以让工匠们也感觉到,今日制造的家具为人们所喜爱,这样可以提升工作的热情。观朴艺术博物馆的制造基地建在风景区——宝华山,在传承技艺方面我们动足了脑筋,基地的打造,地点的选择,老工匠如何带徒,这些都是很实际的推动技艺传承的方式,这一点可能是今后应特别关注的地方。     现在大家谈明式家具的造型比较多,我觉得可以将关注点转移到技艺的真正传承方式上,此外,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如今紫檀等硬木越来越稀少,属于稀缺性资源,由于经济市场化以后,大量珍贵的材料被比较粗制滥造的做成了一般性家具,这是很可惜的,而大众消费传统家具,用一般实木制作的就可以了,比如榉木、桦木、楸木,这样的木材制造传统家具完全可以满足市场的需求,价格也相对低廉。而稀缺的木材,一定要用来制作精美的家具,让好的工匠运用好的材料制作好的家具,这才是传承的良性循环的方式,寻找一个良性循环的方式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 纪沁:您在收藏这些家具的一定有不少深刻的故事,可以给我们讲讲您的收藏体会吗? 雷濮玮:我想说明的是,本人对于明式家具文物类的收藏并没有过多的涉足,应该讲个人更加喜欢与热爱的是对明式家具的文化、传承,对其文化的理解以及精致的做工是我更感兴趣的。现在社会上许多朋友热衷于明式家具的收藏,更多的是为了文物家具的经济价值,而不太关注文化以及工艺价值。而在如今谈收藏,应该跳出收藏文物家具仅为了经济价值的窠臼,一直以来,我在收藏明式家具的过程中,更注重体会它的思想内涵,通过对它工艺的研究,其意义远远重要于收藏一件或两件文物家具。通过对整个工艺的理解以及梳理,对榫卯工艺的研究,去打造一件件经典的、创新的明式家具,我认为这比收藏的意义更大。 纪沁:雷馆长的观点真是耐人寻味。高级硬木制作的传统家具价格比较昂贵,普通民众难以承受,市场上仿古家具良莠不齐,您对仿古家具的制作有什么看法,可以给消费者与生产者一些建议吗? 雷濮玮:古典家具一直以来都为人们所钟爱,当下社会对明式家具的理解乃至于消费分为两个层面,一是生活化的需求,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作为器物来满足实用性的需求,例如在房间中摆放一套家具,这种考虑中更多考虑的是实用性,由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在考虑实用性的同时也追求家具的美观,以及工艺的考究,更多的是讲究器物的体量感,甚至追求一定的复杂性,来体现经济上的富裕,这些都是实用性的需求,而这种需求在当下没有必要去追求木材的昂贵,够用就好。因此我建议喜欢传统家具的朋友可以选择用普通实木制作的实用性的家具,这是一种生活中的需求。另外一种需求是许多朋友由于生活的改善,将兴趣爱好放在收藏的层面上的,可以分为两类收藏,一类是对于纯粹的、正宗的、经典的明式家具的收藏,比如官帽椅、圈椅、罗汉榻等,这些经典家具的收藏,另外就是对当代的一些有创意的明式家具的收藏,明式家具是种式样,现在人类的科学、艺术在不断发展,不能够完全站在古人的肩膀上,百分之百的复制古人,虽然研究古人,研究经典是需要的,读懂经典才能创新,但另外一个深藏的层面应该放在经典元素之上的原创上的当代的明式家具。虽然明式家具诞生于中国,但最早研究明式家具,以及当下对其进行创新设计的恰恰是西方的艺术家,这一点国内做的远远不够。去年我们参加世博会参展的世博椅,以及最近所做的原创性家具设计,这些作品应该成为未来收藏的另一个热点。这就是收藏的两个层面,一个是对经典家具的收藏,另一个是对当代新原创设计,或者说是“后明式家具”的收藏,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传承。通过对当下原创设计的推广及收藏,也是对这门传统技艺的很好的推动,所以我认为大众对传统家具的喜爱上应区分为实用性与收藏性的需求。 纪沁:雷馆长的这番谈话令我们受益匪浅。谢谢雷馆长! 雷濮玮:谢谢! 文字:纪沁 摄影:许志福 编辑:王丽

...more
广西建林博物馆之旅

广西建林博物馆之旅

Oct 23 2015

    2014年9月27日,第五届中国-东盟国际木文化论坛和广西民族木音乐展示会在南宁市成功闭幕后,国际木文化学会组织部分与会嘉宾前往建林博物馆,开展了半天的木文化考察。     嘉宾们首先参观了建林博物馆的馆藏家具。建林博物馆成立于2009年,由黄志同、谭必明等人创办,是以展示明式家具为主的专题博物馆,馆藏有700多件不同款式的古典红木家具。参观期间,嘉宾们就馆藏家具的树种、风格和工艺,进行了广泛的交流。       参观之后,考察团与博物馆方面进行了座谈。在座谈会上,黄志同馆长首先分享了自己的收藏之路,国际木文化学会执行长侯文彬先生表示了对黄先生工作的肯定和支持,谭必明副馆长介绍了博物馆为出版图书《黄花黎家具》付出的艰辛和努力。《黄花黎家具》一书分七大部分,以图片和文字的形式,详细展示了黄馆长二十多年来收藏的两百多款古典家具以及鉴赏心得。       围绕着红木家具,与会嘉宾纷纷发言。许美琪教授和杨金荣老师以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为出发点,阐述了红木家具的文化内涵。来自菲律宾的Myrna Castro-Bituin女士则代表与会东盟嘉宾发言,表达了对黄馆长博大胸怀的赞许,并认为木工匠人更要不断加强学习,才能把尊重自然与和谐发展的理念融会贯通。       珍贵的家具,精美的图书。本次建林博物馆之旅圆满结束。       文字:王培文 编辑:pi Ning

...more
工具和贸易博物馆(Tool and Trade Museum)

工具和贸易博物馆(Tool and Trade Museum)

Aug 08 2014

  位于法国特鲁瓦的工具和贸易博物馆(英语Tool and Trade Museum,法语Maison de l’Outil et la Pensee Ouvriere)共收藏近10,000件工具和33,000本书籍。Paul Feller先生,他预见到传统技术和传统的生活方式可能会逐渐消失,所以他建立了这样一个博物馆,在展示传统的生活工具的同时,让观众感受到过去的生活 和时代的文明。   编辑:胡小霞

...more
长沙简牍博物馆

长沙简牍博物馆

Jun 11 2014

  长沙简牍博物馆,是一座集简牍的收藏、保护、整理、研究和展示于一体的专题性博物馆。     1996年,在长沙市走马楼附近,出土了14万余枚三国孙吴时期的纪年简牍。     这批简牍为何能经历1700年的风雨,依然完好的呈现在世人面前呢?   编辑:王培文

...more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